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手机Wap |客户端App下载 天气与日历

美丽汉中网-汉中新闻资讯综合网站

怀念一条远方的河流

2018-3-5 09:11| 发布者: 王小涛| 查看: 221| 评论: 0 |原作者:  杨柳岸 |来自: 陕西日报

摘要: 读完小说,我想看一看地图,我想把目光移到那一片占中国国土六分之一的土地,去找那一条名叫额尔齐斯的河流。
    ——读红柯短篇小说《额尔齐斯河波浪》
    读完小说,我想看一看地图,我想把目光移到那一片占中国国土六分之一的土地,去找那一条名叫额尔齐斯的河流。 
  很羡慕小说家红柯曾有过一段在新疆生活的经历,他曾说:“我在24岁到34岁这个人生最美好的时候生活在这里,实在是一种幸运。”这段经历对他的小说创作的影响程度是不可估量的。所以他又说,文学要表达的就是心灵的内在需求。所谓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没有外在造化,心灵就会枯竭,但艺术的创造却得之于心灵。整10年的新疆青春岁月,就是他的外在造化。 
  我猜想这篇小说的主人公王老师在现实生活中的原型,可能就是红柯本人。小说一开始就写王老师居住在北屯,离额尔齐斯河很近,“在北屯就可以感受到额尔齐斯河潮润清爽的气息”。王老师是一个小学老师,他每天骑自行车上班。在路上,他会动情于大自然的雄壮和内心的激昂,于是他的自行车就会慢下来,还会几乎停止不动了,让路人惊叹他高超的车技,其中就有一个骑马的哈萨克族女人看出了王老师的心思——他在想念一个女人。小说就是这样,用一个很特别、很有感情和诗意的细节来开始深情地叙述,来讲述一个男人成长的故事。 
  小说沿岁月之河溯流而上,从20多年前王老师十七八岁讲起。那是一个诗意的年华,王老师还是一个师范院校的学生,暑假时去亲戚家玩,常独自一人到野外与大自然亲近,他就是在这个时候逐渐走近了额尔齐斯河,看到了太阳之下额尔齐斯河的壮丽。正在他动情于大自然的壮丽时,一个少女走进他的视野:之后他发现,少女不是独自一人,她是和父亲一起到河里游泳的。爱的种子就这么不期然萌动了,他开始了他的初恋,就是这么爱上了一个陌生的少女。 
  于是,那个陌生的少女就成了他内心甜蜜的牵挂,他常去河边,远远地看那一对父女在河里游泳,他的内心该是何等激动与幸福,但也为她在河里的安全而揪心——“岸边陡崖上的小王紧张极了,喉结上下蹿动,当少女从几十丈外钻出水面时,他才松口气。”这一个细节对他的内心世界的揭示,可以说是淋漓尽致,有过初恋的人都能体会到人物初恋的幸福与痛苦,那痛苦也是甜蜜的痛苦。经过漫长的等待,再一个暑假来临时,他却没有见到那一对去年常来游泳的父女,一打听才知,那个父亲去年在河里游泳时可能淹死了,尸体也没有找到。一个老农告诉他,那少女的父亲是个海军军官,不知因何来到内陆的阿尔泰山区。山里有河,河也是最终流向大海大洋去的,海军军官也算梦回故乡了。他听完后,做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举动——也跳到那条河里,像那个父亲一样游泳,他想象着少女就站在岸上看他。但是,这一次他险些丢了性命。 
  大难不死的小王,了解了更多的关于那位少女的信息,可是这带给他的是痛苦。少女是有男朋友的,于是,小王失恋了。初恋愈甜蜜,那么失恋就愈加痛苦。以至于两年后,他毕业了还要来布尔津,来到那少女居住的小城工作。可以想见,他是忘不了那个她,也忘不了那条河和他的初恋岁月以及生命体验。因为同在一个小城,他竟然又和当年那个少女见面了,当然她也已经成了女人,有了丈夫和孩子。于是,当年他心中的少女就也成了他现在心里的女人。小说也就以女人二字来称呼她。人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有时间。后来,当他听说,女人一家因要搬走而要卖出一套宅院时,他买下了这套宅院。其中有外在的原因,但内心的原因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就在女人要离开,他们交接手续时,他才和女人有了一点语言交流,也仅是淡淡的平常语言。 
  小说中有一句话:“每棵白桦树上都有一双树的眼睛,在树眼睛底下亲吻过的少女,总要解下头上的红纱巾扎在白桦树上,捂住那双深情的眼睛,表示从此以后不再去看其他人了。”爱的忠贞也可以有如此艺术而神圣的表达。 
  书中还有另一个关于额尔齐斯河的故事——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万里寻夫的故事。她不是找活人,而是寻找丈夫的死因和一些谜团,一些生活和生命的谜团。这个故事中的三个人物都很感人,丈夫是一个甘肃农民工,到新疆为了寻找金子,但他却迷上了那条河流,迷上了河流的声音,用三年时间学会了用当地的乐器苏尔管来吹奏老艺人教给他的曲子——《额尔齐斯河波浪》,最后在暴风雪中被冻死。他的女人带着三岁的女儿来寻找丈夫的灵魂,母女二人在这异域他乡艰难地生活了下来。从她们身上,能看到生命的韧性和顽强。小说中写到小女孩的脸色:“甘肃女孩子本来就是红脸蛋,跟着母亲在阿尔泰群山到处奔波,又红又黑,黑中透红,眼睛亮晶晶的。”这是多么可爱可怜的一个小女孩呀,她就是童年的“珂赛特”,聪明懂事,过早地了解了人世的苦难但依然乐观纯真,但她要比“珂赛特”幸福,因为她有母亲。她的母亲也不是芳汀生活在“悲惨世界”中,母亲最后找到了她的真爱。小说的结尾很幸福,小说对此却很含蓄,用了一个有点喜剧戏谑色彩的带点市井民俗风情的场景来结尾。 
  小说所有的描写都很淡,文字如同散文一般,我感觉,这就是一首诗,一首激昂的生命之歌。在这歌声中,我听到了那一曲《额尔齐斯河波浪》,似乎也看到了那些激起的大浪。它让我想了许多,想了很远,远到了千里之外的那条河和万里之外的那个冰雪世界。其实,真正的文学,它就是一条河流,一条在人内心静静流淌的河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 美丽汉中网 汉中星河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2014 美丽汉中网  Template by www.mlhz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美丽汉中网 ( 陕ICP备12000796号 )   投稿邮箱: xxbhzz@163.com   QQ:1365217220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网警服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