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环保
  • 王书金自称“聂树斌案真凶”

    备受关注的王书金案进入死刑复核程序7年后被发回重审。2020年11月20日,该案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澎湃新闻从受害人张某芬代理律师胡胜利处了解到,在此次庭审中,王书金再次表示自己为“聂树斌”案真凶,公诉人表示不予认定。胡胜利透露,庭审中,对于王书金称自己为“聂树斌”案真凶一说,公诉人主要提出以下几方面的意见:王书金供述被害人所穿衣物与实际不符;被害人尸体身高与王书金所形容的不符;另公诉人指出,这一案子除了王书金的供述外,无其他证据。此外,公诉人提到,案发时王书金就在案发附近打工,尸体被发现的时候

  • 一笺淸词,最美的印记

      如果,你注定是我清词里的一处婉约。那么,我便折桃红为笺,拈清香入画。让你韵入我四季的潋滟,生动,明了。  如果,我不小心途经你宁静的心垒。那么,请不要拒绝我以花开为序,心曲开场。为你低眉,淡泊矜持,浅笑,不语。  如果,你漂泊到我的四季锦瑟,忘记摇响轩窗外的风铃。那么,我便静默写尽,关于那些爱的传说。许梦里花开,嫣然浅笑。凝字为心,轻吟红尘。  如果,可以就这样留下来,可以不再四处漂泊。那么,我愿一步一莲花,穿过八千里路云和月,与你重逢,许时光不老,你我不散。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一直在丈

  • 风雨一炉,满地江湖

      十几年来,我的初恋女友一直买卖茶叶,每年寄给我一小箱新茶,六小罐,每罐六小包。“好茶,四泡以上。”她说。箱子上的地址是她手写的,除此之外,没有一个闲字,就像她曾经在某一年,每天一封信,信里没有一句“想念”。  我偶尔问她,什么是好茶?她说,新,新茶就是好茶。我接着问,还有呢?她说,让我同事和你说吧。电话那头,是一个浑厚的中年男声:“四个要素,水,火,茶,具。水要活,火要猛,茶要新,具要美。古时候,每值清明,快马送新茶到皇宫,大家还穿皮大衣呢,喝一口,说,江南春色至矣。”我把电话挂了。  香港摆

  • 真实的心跳

      时间可以磨损很多东西,比如爱恨情仇。时间也能塑造很多东西,比如让代际间的隔膜和不屑成为相互间的凝视与和解,乃至鼓舞。  前不久,我的一个朋友对我讲了他经历的一件事。两个月前,他的女儿满18岁了。在女儿生日之前,父亲问女儿要什么生日礼物。女儿说,只想要生日那天父亲和她一起去文身店刺青。女儿的请求让做父亲的感到吃惊并且为难,首先,他没想到,看上去文静的女儿竟然有刺青的愿望;其次,他没想到,女儿要他也去刺青。他说他要考虑一个晚上。  我的这个朋友已过50岁,事业成功。他曾向我坦言,20年来他很少照顾家庭,

  • 男人的情书

      书信的艺术逐渐沦丧,尤其是情书,尤其是男人写的情书。  书信的功能似乎在不断递减。这一方面是由于有更便利的通信工具,另一方面未尝不是因为,单凭一封信或几封信已难以办成任何事——办事得依仗名厨的手艺、名花的笑靥、名人的权势和名产的身价。书信,末也。一切书信都失去了原有的隆重。在这个大形势之下,情书自不易保持良好的水准。  再从收信人的一方面来考察,人们似乎愈来愈不尊重文字,愈来愈不相信文字。一封信可以打动高官,使他兴利除弊;一封信可以打动美女,使她芳心暗许;一封信可以使自己得官;一封信可以使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