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资讯 >>健康·教育 >>汉中 >> 千万医保基金不翼而飞,百名党员干部牵涉其中
详细内容

千万医保基金不翼而飞,百名党员干部牵涉其中

文章内容

↑6月1日晚,重庆市南岸区医保局党组与区纪委监委驻区卫健委纪检监察组联动,采取不打招呼、直奔现场、突击检查的方式,对重庆市第五人民医院开展夜间检查,重点检查是否存在空床住院、挂床住院、冒名住院等行为。
微信图片_20200607112525.jpg

近日,重庆市南岸区医保智能监控审核系统在该区两家医疗机构开始试运行。据了解,随着该系统在南岸区医疗机构铺开数据联网,区医保局可以实时监管基金运行情况,医生也能在网上清楚了解病人记录,避免重复开药、过量开药,提升了对欺诈骗保行为发现的效率。
医保智能监控审核系统在南岸区投用,源于对该区学府医院骗取1000多万元医保基金一案的深刻反思。南岸区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这套系统能自动在网上审核医疗机构的全部数据,还能同南岸区卫健委打通数据渠道,共享相关数据,探索医疗、医保、医药三医联动。


一封举报信牵出千万医保骗保案


2018年1月,重庆市南岸区纪委监委接到群众举报,反映时任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党委委员、区社会保险局局长文瑛收受学府医院贿赂并为学府医院增加医保额度。
综合了解的有关情况,调查组认为,文瑛涉嫌违纪违法。2018年7月,南岸区纪委监委按程序报经市纪委监委批准后,对文瑛采取留置措施。
“被留置后,文瑛很惊慌。”据办案人员回忆,谈话之初,文瑛一言不发。外围调查取得的证据陆续摆在了文瑛面前,思想政治工作也取得了效果,文瑛痛哭流涕地说:“我对不起组织多年的培养,把这么重要的岗位交到我手里,而我自己却一步步走向深渊……”文瑛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非常后悔,主动交代了全部违纪违法事实。
经查实,2013年1月至2018年7月间,文瑛利用职务便利,分14次收受学府医院等四家医院和张某个人送的现金共计127.9万元人民币。
调查人员顺藤摸瓜开展深入调查。随后,133名党员干部、公职人员的违纪违法问题逐渐浮出水面,学府医院骗保的利益链也暴露在阳光之下。经查,2013年至2017年,南岸区学府医院通过违规招揽病人、提供虚假诊疗记录、大肆篡改信息数据等手段累计骗取医保基金1429万元。


检查流于形式放大监管缺口


文瑛思想防线的失守为不法分子骗取社保基金打开了“缺口”。
从一名教师到正处级干部,文瑛在组织的培养下逐渐成长,但她手中有了权之后,曾经坚守的防线便逐渐模糊。
作为医保基金监管部门的主要领导,文瑛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多次接受管理服务对象宴请和礼金,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在医保额度分配中优亲厚友,明显有失公平,违反群众纪律;在工作中不负责任,疏于管理,造成国家巨额医保基金被学府医院诈骗,违反工作纪律;生活奢靡,贪图享乐,违反生活纪律。文瑛还利用职务便利,收受贿赂。
“刚开始,有管理服务对象送来红包的时候,文瑛是不收的,有一次收了之后又退了回去,还有一次是退了三次,人家又送了过来,最终她就收下了。”办案人员告诉记者。
我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出了问题,在复杂的环境中,逐渐迷失了方向。”文瑛在忏悔书中写道,自己对一些不法行为听之任之,不进行深挖严究,没有及时遏制医疗系统的违规违法行为,给南岸区的医保事业带来了极大的伤害。“由于监管不力,严重失控,使得医保基金成为不法商人的‘唐僧肉’,自己也逐渐腐化堕落,成为金钱的奴隶。
“监管部门的党员干部与监管对象频繁接触,在监管权力不受制约的情况下,就可能出现权钱交易、甚至充当‘保护伞’等腐败问题。”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副主任杜治洲表示。
打开“缺口”的是文瑛,但放大“缺口”的人还有很多。重庆市纪委监委系统梳理南岸区学府医院骗保路线图,全面剖析案件暴露出的突出问题及原因发现,缺乏统筹、监管刚性不足是该案发生的又一个原因。
学府医院欺诈骗保行为长期未被发现,其重要原因是部分监管部门党员干部、公职人员收受礼品礼金甚至贿赂,致使监管流于形式。原区人社局、原区卫计委、原区食药监分局、区公安分局等重要关口部门均有人员涉案。
“加强医保基金监管应当一体强化医生诊疗行为、医药耗材进销、医保基金使用等各环节监管,形成全链条、全方位监管的严密机制和完整体系。”重庆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该案反映出,相关行业主管部门各管一块、各自为政,信息共享互通不足,未能充分体现整体监督效能,使部分医院得以通过系统性造假逃避条块式监管。“相关行业主管部门监管力量薄弱,监管对象点多面广且持续增长,现场检查往往走马观花、流于形式。
监管链条不严密、不完整,监管信息共享不畅通,导致利益交换和监管失职现象不容易被发现。杜治洲认为,在此情形下,监管主体就可能存有侥幸心理,导致监管防线的失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