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资讯 >>时政·要闻 >>汉中 >> 汉中女司机遭抢劫遇害,19年后终于...
详细内容

汉中女司机遭抢劫遇害,19年后终于...

文章内容

2001年2月17日,宁陕县旬阳坝集镇的河中发现一具女尸,由于受当时的条件限制等原因,未能破案。2020年,部省市部署命案积案攻坚行动后,专案组再次向市局汇报、争取支持,今年4月底,民警将逃亡19年的嫌疑人宋某林抓获归案。

“那年是正月二十六开的春训会,”宁陕县公安局副局长叶小波清楚地记得:“春训会的头一天,也就是2001年2月17日,有人报警,在距旬阳坝集镇5公里左右的河里发现一具女尸。经现场勘查,死者死于2月16日,当地人不认识。”
民警走访调查发现,2月16日晚有一开白色出租车的女司机在旬阳坝一居民家中给家里打过电话。警方通过电话核查到,女司机系汉中市勉县人,2月14日给家里说,有2名老板租车到石泉收树皮,2月15日打电话给家里说住在石泉县两河镇桥头的旅社。当晚,租车的一老一少“老板”住在两河镇一熟人家里。经调查,这两人分别是张某仁和小儿子张某林,房主与他们是在汉中市佛坪县栗子坝和女儿坝修路时认识的。河里发现的死者是遇害身亡的出租车女司机,租车的“老板”有重大作案嫌疑。
专案组民警赶往汉中市佛坪县栗子坝调查,了解到张某仁一家因张某仁诈骗早已逃走,却有一重大收获,拿到了张某仁妻子李某英、大儿子张某军租房用的身份证,二人系汉中市西乡县堰口镇人。可当民警赶到西乡县,却发现查无此人,办案民警从40万人的身份证底卡里把李某英、张某军的照片找出来,在6万人口的堰口镇,专案组的民警们几乎跑了个遍,挨家挨户的找人辨认,根本没人认识。
“一个月时间记满了一个笔记本,去了哪些地方、见了哪些人,一些地方还画有草图。”叶小波介绍说,“由时任刑侦大队长蔡邦奎带队的专案组,在堰口镇住了一个多月,先是6个人挤一个标准间,后来住5元一晚上的私人小旅馆。由西乡县向周边辐射,整个汉中跑完了,没有李某英、张某军的任何消息。正准备撤兵时,忽然传来好消息,被害女出租车司机的手机信号在咸阳出现过一次。此时已经是弹尽粮绝,自己和蔡邦奎只好从所住的旅馆借500元钱给车加油,连夜赶往咸阳。跑遍咸阳市区所有的基层派出所,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线索,似乎就这样断了。
“吃了那么多苦,活生生的人,而且还有人见过,怎么就不见了!”叶小波他们心里憋着一股子劲“再苦再难,也要破案”。
2020年,部省市部署命案积案攻坚行动后,专案组再次向市局汇报、争取支持,对李某英、张某军身份进行研判,成功发现张某军与户籍西乡县堰口镇的李某军信息高度相似。李某军在宝鸡市渭滨区某热能场务工。4月27日,专案组立即赶赴西乡县堰口镇,调查了解到李某军是2016年补录的户口,并获得线索,同时补录户口的还有一名叫宋某林的人。专案组民警在宝鸡市渭滨区摸排走访发现,宋某林在宝鸡市渭滨区某厂务工,疫情防控出入登记异常,有时名字是宋某林,有时名字是张某林,电话号码每次只写9位,此人疑点重重。
专案民警初步分析,宋某林可能就是要找的张某林。今年4月底,民警立即组织抓捕行动,一举将宋某林抓获归案。
经审讯,宋某林对自己与父亲张某仁2001年2月16日,在宁陕县旬阳坝抢劫杀害出租车女司机供认不讳,其父亲张某仁已于2015年因车祸身亡,死亡时所用名是宋某孝。至此,旬阳坝抢劫杀害出租车女司机案成功告破。
敏锐的专案组民警审讯中觉察,宋某林闪烁其词,似乎在躲避和遮掩什么。经过继续攻心深挖,又一起24年前的命案成功告破。宋某林原名吴某林,其父原名吴某友、其母原名苟某英、其哥原名吴某利,一家原本居住在户县涝浴镇。1996年,吴某林伙同其父吴某友、哥吴某利,在宝鸡眉县租用一辆货车,将货车司机骗至原户县家中后将其残忍杀害,抛尸房后山洞内掩埋,将车辆变卖。案发后,为躲避公安机关侦查,吴某林先后改名张某林、宋某林。其父原名吴某友,先后改名张某仁、宋某孝。其母原名苟某英,改名李某英。其兄吴某利,先后改名张某军、李某军。多年来,一家人先后藏匿于宝鸡、汉中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