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资讯 >>时政·要闻 >>汉中 >> 查冻1.22亿,快看汉中这个黑社会组织案背后的故事...
详细内容

查冻1.22亿,快看汉中这个黑社会组织案背后的故事...

时间:2020-12-08     【转载】   来自:陕西日报
文章内容

案例  汉中余彦新黑社会组织案

汉中余彦新黑社会组织主要以开设赌场获取巨额经济利益。2013年以来,余彦新、刘勇、周露军、杨海娟、杜艳玲等人在汉台、南郑等地多次开设赌场敛财。余彦新以多年来开设赌场所获取的非法所得240万元,伙同龙远金、张汉存擅自设立金融机构——汉中鑫龙投资有限责任公司,长期从事高利放贷等非法金融活动,非法吸收存款累计2700余万元,非法发放贷款累计7100余万元。刘勇开设赌场敛财120余万元,周露军开设赌场敛财100余万元,杨海娟、杜艳玲开设赌场敛财60余万元。

微信图片_20201208094222.jpg

该组织涉及寻衅滋事、开设赌场、故意伤害、聚众斗殴、擅自设立金融机构、非法持有枪支弹药、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等共计11种罪名25起案件,涉案嫌疑人121名(其中61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查扣冻结资金账户、债权凭证1.22亿元,房产18套,汽车11辆,字画、首饰、摆件等贵重物品25件,全案罚金、罚没款及追缴债权合计1.64亿元。

该案于2019年5月21日移送汉中市汉台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2019年10月9日经汉台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主犯余彦新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数罪并罚,总和刑期有期徒刑三十九年十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罚金222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犯罪嫌疑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至二十四年不等的刑罚。经一审法院判决,对公安机关冻结、查封、扣押在案的涉案财物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2019年12月31日汉中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对该案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

“赌场打掉后,年轻人在外辛苦打工挣的钱能存下来了,村里赌博的风气再也没有了。”汉台区徐望镇草塘村村民李某告诉记者,没有了“害人”的赌场,大家拍手叫好。

“曾经被余彦新垄断、控制的工程项目普通群众也敢参与了,大家在工程原材料供应中公平竞争,拓宽了收入渠道。”李某说,在和谐安宁的环境下,大家干活有劲儿,日子越过越红火。

人物  121人涉黑大案背后的“较量”

再过两年就能退休的索晓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自己又有大案要审了。

2019年5月的一个早上,索晓江走进汉中市汉台区法院5楼的会议室开会,十几个人围绕着一张环形的大办公桌就座,在场者表情都不轻松。

“什么?仅被告人就有121名!”干了36年审判工作的索晓江听罢案情,挠了挠花白的双鬓,陷入沉思中,毕竟这样的案件并无先例可循。原来,一起涉案人员众多的扫黑除恶典型案件,上级交由汉台区人民法院审理,拟由索晓江担任审判长。

涉案人员多,案情复杂,要在3个月内审完,涉及犯罪嫌疑人的提押、庭审程序等具体问题,这个新中国成立以来我省被告人数最多的涉黑案件审理将面临多项难点。

“掌握了解案情,是审判之关键。”索晓江说,为了赶工作进度,专案组主动对接检察机关,了解案件有关情况。

焚膏继晷,“发现12项43条个性问题,3项共性问题。”案件中需要甄别解决的问题被逐一找了出来,大家虽然忙碌,却斗志昂扬,一心要把这个大案办好。

7月30日,距离开庭不到20天。专案组正在准备庭前会议,意外却发生了,专案组一名女书记员的丈夫和大女儿因车祸不幸遇难。

“会不会与黑恶势力有关?有没有可能是打击报复?”专案组气氛一度紧张。

“不管与案子有没有关系,都要坚定地把案子办下去,我们坚信没人能逍遥法外!”军人出身的索晓江一边安慰大家,一边联系公安机关尽快把案子查清楚。大家顶着巨大的压力向前推进案件,那段时间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2019年8月18日,终于开庭了。场下密密麻麻坐了近千人,仅被告人及其家属、律师就达363人。

余彦新等121人组织、领导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是此次审理的重头戏,然而121名被告人中有61人对该罪名都不认可。该如何让犯罪嫌疑人认罪服法呢?

有着多年审判经验的索晓江清楚,组织、领导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刑罚后果严厉,要让被告人主动认可该罪名十分困难,必须要用巧办法。

“通过庭审对个案的层层剥离,将犯罪事实一一展开,使其黑社会性质组织特征全部在庭审中暴露。”索晓江带领专案组找到了突破口,用审理顺序的巧妙变化,使犯罪嫌疑人的犯罪事实充分暴露在法庭上。

不出所料,庭审中期时,主犯余彦新开始主动要求检举揭发同案犯。此后,该组织成员纷纷自保,开始相互检举揭发,该涉黑的犯罪集团从内部逐渐瓦解。

2019年10月9日,随着重重的法槌声响起,汉台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涉案人员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完成一个大案的索晓江似乎可以放松了,可第二天一个排期开庭的案件让他又穿上法袍。事实上,在他眼中案件不分大小,每一个案件都是“大案”,每一个事实都容不得一点马虎。他那宽阔、坚实的背影承载着基层执法者的担当与奉献。

记者手记  在坚守中捍卫公平正义

索晓江是一名司法“老兵”,从部队转业后,干了半辈子司法工作。1983年进入汉中市汉台区人民法院工作以来,他便扎根庭审一线,不断提升业务水平,逐步成长为一位经验丰富的法院骨干。

一丝不苟,这是同事对索晓江的评价。无论是重点关注的大案要案,还是一般的刑事案件,索晓江从不马虎,穿上法袍就要为捍卫法律尊严、捍卫公平正义而战斗。

索晓江毕竟不是“铁人”,在审理余彦新案期间,连续一个礼拜的高强度工作之下,有一天他坐在审判台上两眼发黑,感觉下面黑压压的一片,他硬是咬着牙挺了过来。

基层法院案件多,工作人员忙不过来,索晓江常常放弃轮休,加班更是常态。和他同岁的妻子是家庭的 “全职保姆”,为的就是不让生活的琐碎分散索晓江的精力,让他能一心用在工作上,这成了他们之间“浪漫的默契”。

再过两年就要退休了,索晓江放心不下刑事审判庭,他专门腾出精力培养法庭里的年轻人,遇到典型案例时,一定要把大家召集来研讨总结,做好“传帮带”。索晓江不光是放心不下,更是舍不得,他多么希望岁月的年轮能够反转,两鬓的白发能够复青,为捍卫公平正义再多奋斗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