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资讯 >>时政·要闻 >>汉中 >> 汉中“7.18”架桥机倒塌事故致5死7伤 结果......
详细内容

汉中“7.18”架桥机倒塌事故致5死7伤 结果......

时间:2021-03-01     【转载】   来自:中国检察网
文章内容

日前,勉县人民检察院公开一起起诉书。

被告人王某某,男,1978年出生,汉族,陕西某县人,大学本科文化,汉中市**检验检测中心**室检验师,户籍所在地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


2003年7月毕业于陕西**大学**专业,2004至2008年6月在上海**集团工作,2008年9月至2010年7月在汉中**公司工作,2010年8月至2013年6月在陕西**公司工作,2013年6月到2018年12月在汉中市**室工作,2019年1月被陕西**公司汉中分公司劳务派遣至市**检中心**室工作至今,期间,于2019年6月取得检验师资质。2020年12月10日因涉嫌玩忽职守罪,经勉县人民检察院决定,由勉县公安局取保候审。


被告人朱某某,男,1989年出生,汉族,陕西某县人,大学本科文化,汉中市**检验检测中心**室检验员,户籍所在地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


2010年7月毕业于陕西**学院**专业,2010年7月至2015年3月在西安**公司工作;2015年3月至2018年12月,应聘至原汉中市**检验所工作任检验员;2019年1月至今,因**检验所机构改革成为汉中市**检验检测中心,与陕西**公司汉中分公司签订劳务派遣合同,被派遣至市**检中心**室工作任**检验室检验员。2020年12月10日因涉嫌玩忽职守罪,经勉县人民检察院决定,由勉县公安局取保候审。


本案由汉中市监察委调查终结,以被告人王某某、朱某某涉嫌玩忽职守罪,于2020年12月4日以汉监诉字(2020)4号起诉意见书移送汉中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汉中市人民检察院第三检察部于2020年12月9日将该案交办本院审查起诉。本院受理后,于2020年12月11日已告知被告人有权委托辩护人和认罪认罚可能导致的法律后果,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审查了全部案件材料。


经依法审查查明:


汉中市**检验检测中心(以下简称“市**检中心”)起重机械检验室是根据国务院法规授权,主要负责汉中市全市范围内的起重机械的监督检验、定期检验、厂(场)内机动车辆的定期检验和首次检验等检验工作。


2019年6月,中北交通建设有限公司国道108改建扩建工程勉县过境段一级公路SG-3标段项目部副经理支某某,将河南省民权县**乡村民张某某安装在勉县汉江2号大桥工地一台实际购于2011年5月15日的QJLY30-120型架桥机,利用张某某冒用的“民权中泉路桥设备有限公司”WJQ120-30A3型架桥机的随机技术资料和安装资料,向汉中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办理了《特种设备安装改造维修告知单》,并向市**检中心提交了《起重机械安装改造重大修理监督检验申请表》,申请监督检验。市**检中心起重机械检验室主任李某某安排时任该室检验师的王某某具体负责该架桥机的监督检验工作。王某某进行了资料审查后,同意接受申请,向支某某下发《起重机械安装改造重大修理监督检验申请反馈单》,并约定于2019年6月21日开展现场监督检验工作。


2019年6月21日,王某某和时任起重机械检验室检验员朱某某一起到勉县汉江2号大桥工地,对支某某申请检验的架桥机进行现场监督检验。因该架桥机已提前安装完成,在监督检验过程中,王某某和朱某某违反《起重机械安装改造重大修理监督检验规则》(TSG Q7016-2016)的相关规定,未对架桥机的安装过程进行监督检验,未对架桥机的资料和实物进行认真审查核对,也未进行相关的型式试验,仅以现场观察的方式对已安装完毕的架桥机进行了近两个小时的监督检验,未发现架桥机主要受力构件存在私自改装焊接等问题,且未当场填写《起重机械安装改造重大修理监督检验项目记录》。


监督检验工作结束后,王某某因未携带《特种设备监督检验联络单》便填写了一份本应在起重机械存在重大隐患情况下才可出具的《特种设备监督检验意见通知书》,提出了该架桥机存在的七项问题,要求施工单位进行整改,并在“监检人员签字”栏签署了自己的名字,朱某某在该栏代签了“李某某”的名字,经支某某签字后,将该通知书下交给了支某某。王某某又将一份空白的《起重机械安装改造重大修理监督检验项目记录》交给支某某,让支某某找人在该记录表中“使用单位配合人”和“施工单位配合人”栏签字,支某某让中北公司聘用人员肖某某在“使用单位配合人”栏代签了中北公司勉县该工程项目部副经理“刘某某”的签名,支某某在“施工单位配合人”栏签署了自己的名字,后王某某将该空白的监督检验项目记录带回。


2019年6月24日,支某某将王某某、朱某某监督检验中下发的《特种设备监督检验意见通知书》一联提交给了王某某,其中的“施工单位处理结果”栏填写七项问题均已整改到位。收到该通知书后,王某某在未进行复检的情况下,依照监督检验合格的标准,将之前由支某某找人在“使用单位配合人”和“施工单位配合人”栏已签好字的空白《起重机械安装改造重大修理监督检验项目记录》进行了填写。随后,王某某在未经市**检中心录入人员录入的情况下,自行编辑制作了编号为QJ-2019-106 的《起重机械安装改造重大修理监督检验报告》送审稿。


2019年7月5日,因王某某外出学习,便将其制作的《起重机械安装改造重大修理监督检验报告》(以下简称“监督检验报告”)送审稿安排朱某某报相关领导签字审核。朱某某按照王某某的安排,持该监督检验报告及监督检验项目记录等全套资料,按照市质监中心规定的监检人、审核人、批准人三级审签制度,先找到起重机械检验室主任李某某签字,李某某在该报告“监检人员”栏签署了自己的名字。随后朱某某找市**检中心授权的审核人王某甲、王某乙审核时,因报告书部分内容书写错误或者不规范等原因,没有通过审核。朱某某将该监督检验报告未通过审签的情况告知了王某某。


2019年7月12日,王某某安排朱某某填写了一份用于定期检验且已经作废的制式文书《特种设备检验工作意见通知书(1)》代替监督检验报告, 于2019年7月15日下发施工单位。其中,架桥机监督检验结论为“合格”,检验意见:“因我单位检验记录及报告改版,故检验报告稍晚,待改版完成后出具,特此说明”,在“检验人员”一栏由朱某某代签了“王某某”的名字,随后持该通知书到业务受理科加盖了“汉中市**检验检测中心检验专用章”。该通知书制作完成后,朱某某通过微信发给王某某进行了确认。随后朱某某又在自己办公室找到一枚李某某的私人印章,在该通知书“检验人员”一栏加盖了“李某某”的印章。之后,该通知书由支某某派人领取,并在领取的时候,将该通知书的领取时间写成了“2019年6月24日”。


中北公司取得该《特种设备检验工作意见通知书(1)》后,由没有任何起重机械操作资质的人员杨某甲、董某某、王某丙、杨某乙、史某某五人使用该架桥机进行跨铁路桥梁的架设。2019年7月18日下午14时许,该架桥机在吊装箱型预制梁过程中,突然发生了解体倾覆,造成造成5人死亡、4人重伤、3人轻伤的较大事故,直接经济损失约1295.3万元。


后经汉中市政府组织的“7.18”架桥机倒塌较大事故调查组调查,认定该事故是一起较大安全生产责任事故,直接原因一是事故架桥机左前支腿钢筒支撑销轴安装不当,在架桥机运行中逐渐退出脱落,导致架桥机在负重状态下突然失稳倾覆解体;二是事故架桥机购置于2011年5月,事故发生时已使用8年之久,未按《架桥机安全规程》(GB-26469-2011)规定进行安全评估,金属结构件锈蚀、磨损严重,有多处改动、焊接加固、维修痕迹,多处安装不符合规范要求,部分金属结构有陈旧性断裂,架桥机整体安全性能较差,已不具备基本的安全技术条件。间接原因之一是违规监检,结论失实。市**检中心未遵守《起重机械安装改造重大修理监督检验规则》(TSG Q7016-2016)规定,未对架桥机安装过程进行监督检验;未对架桥机资料和实物进行审核确认;未发现资料与实物不符、中北公司SG-3标段项目部和张某某冒用“民权中泉路桥设备有限公司”特种设备安装资质组织不具备安装作业资格的人员安装、操作架桥机的违法行为;未对架桥机安装、操作主要环节进行现场监督;未发现架桥机左前支腿钢筒支撑销轴安装、操作不当、主要受力构件私自改装维修存在的重大安全隐患;现场监督检验发现的问题是否整改到位未进行复检,出具检验合格结论严重失实;违规出具《特种设备检验工作意见通知书(1)》,造成施工单位使用不合格架桥机跨铁路架设桥梁造成较大事故。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书证、证人证言、勘验检查笔录、被告人供述等证据。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某某身为市**检中心具有起重机械检验师资质的监检人员,在明知开展起重机械监督检验工作需要两名以上具有起重机械检验师资质的人员进行的情况下,其只带一名起重机械检验员进行起重机械监督检验;在监检中对该设备未认真检验,对该产于2011年的架桥机存在的金属结构件锈蚀、磨损严重,有多处改动、焊接痕迹,多处安装不符合规范要求,部分金属结构有陈旧性断裂,特别是架桥机左前支腿钢筒支撑销轴安装不当的问题没有发现;在监检中违反《起重机械安装改造重大修理监督检验规则》(TSG Q7016-2016)的规定,未对起重机械的安装过程进行监督检验、未对该架桥机进行型式试验、未按照监检情况现场填写《起重机械安装改造重大修理监督检验项目记录》;在监检中违规使用只用于起重机械存在重大隐患情况下的《特种设备监督检验意见通知书》;在收到施工企业该架桥机整改完成的通知后,未进行复检情况下,就以合格的标准填写了《起重机械安装改造重大修理监督检验项目记录》,并制作了内容为合格的《起重机械安装改造重大修理监督检验报告》送审稿;在监督检验报告审核未通过不能及时下发的情况下,擅自决定并指示朱某某违规给施工单位出具已经作废且只用于定期检验工作的《特种设备检验工作意见通知书(1)》,该通知书明确该架桥机的监督检验结论为合格,为施工单位使用该已不具备基本安全技术条件的架桥机提供了依据,最终导致“7.18”事故的发生,对该事故发生应负直接责任。


被告人朱某某作为“7.18”事故架桥机的监督检验人员之一,在自己不具备监督检验资质的情况下对该架桥机违规进行监检,且在监检过程中不认真、不仔细,没有发现该生产于2011年的架桥机存在金属结构件锈蚀、磨损严重,有多处改动、焊接痕迹,多处安装不符合规范要求,部分金属结构有陈旧性断裂,特别是架桥机左前支腿钢筒支撑销轴安装不当的问题;冒用市质量技术检验检测中心起重机械检验室主任李鑫的签名在编号为0000009的《特种设备监督检验意见通知书》上签字;在王某某的指使下违规制作出具《特种设备检验工作意见通知书(1)》,该通知书明确事故架桥机的监督检验结论为合格,为施工单位使用已不具备基本安全技术条件的事故架桥机提供了依据,最终导致“7.18”事故的发生,对该事故的发生应负直接责任。


被告人王某某、朱某某的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玩忽职守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