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资讯 >>社会·民生 >>汉中 >> 汉中黑老大朱历军、苟少森等人,涉黑涉恶细节公布!
详细内容

汉中黑老大朱历军、苟少森等人,涉黑涉恶细节公布!

时间:2021-04-12     【转载】   来自:陕西纪检监委
文章内容

汉水浩荡东流去——记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先进集体陕西省纪委监委第七监督检查室

大江浩浩,汉水汤汤。汉中盆地上,伴随着一场清洌的甘霖,万物萌动。在阳光和雨水的滋养下,金灿灿的油菜花又一年开满汉中西乡的田野。

image.png

三千里汉江,三千里流动的画卷。清澈的汉江哺育着两岸的土壤和人民,肩负着一江清水送京津的重要使命。几年间,陕西省纪委监委第七监督检查室的办案人员经常来到陕南,但都无暇欣赏美景,“天朗气清,更应河清海晏,我们更愿守护好这美景”。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黑恶势力是社会毒瘤,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秩序,侵蚀党的执政根基。陕西省纪委监委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部署和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省纪委监委第七监督检查室认真贯彻落实中央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决策部署,通过一次次摸清外围情况、一遍遍走访调查、一点点谈话突破,深入陕南三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主战场,彻查盘踞在西乡以及陕南其他地方的涉黑涉恶势力,深挖背后“保护伞”,还当地清正政治生态。

亮剑黑恶斩“毒瘤”

“满山的油菜花黄,唱出了万里茶香……故乡的亲人呀,永远都要幸福安康……”

一首《热爱的故乡》曾传遍西乡,而朱历军的“名气”远大于他创作的这首歌曲。自2003年起,朱历军及其团伙在西乡以及周边地区多次实施寻衅滋事、故意伤害、敲诈勒索等不法行为,从事非法采矿、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等违法犯罪活动,长期垄断西乡砂石和商砼市场。在长达10多年的时间里,绰号“朱小发”的朱历军是名副其实的“黑老大”,严重扰乱社会秩序,成为社会毒瘤。

2019年5月23日,朱历军被批捕。朱历军的妻子巩惠从欧洲旅游回国后,在机场被带走。随后,西乡县公安局发布公告,公开征集朱历军、巩惠等人涉黑涉恶犯罪团伙违法犯罪线索。

“习惯了我行我素,根本不把其他人放眼里。”负责办案的公安民警称,在看守所羁押期间,朱历军拒不配合当地公安机关讯问,民警问什么从不回答,也不承认任何问题。

两周后,省纪委监委第七监督检查室的办案人员奔赴汉中,在留置点突审朱历军,专门负责深挖彻查朱历军案背后的问题线索。

后来,朱历军在同办案人员谈起当时的场景时这样说:“初次见到你们,我就感觉不对劲,想着这些人肯定不是公安民警,可能是纪委来人了,多少还是有些胆怯的。”

“早期通过暴力手段确立强势地位,后期用金钱铺路,拉拢腐蚀党政干部,并与其结成利益联盟,进而非法控制当地采砂、土建等工程项目,是朱历军、余彦新、苟少森、张世衡、李群和崔伟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共性问题。”除朱历军外,余彦新、苟少森、张世衡、李群、崔伟等几个“黑老大”也相继被彻查。谈起汉中这些重点案件,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说,仅朱历军、张世衡两起案件就抓获黑社会性质组织涉案人员128人。

推开讯问室的门,办案人员站在朱历军两侧,对他展开第一次讯问。

“第一次讯问,我们科学配置了观察言行举止、善于思想教育、主攻讯问等方面的办案人员,这就是在向朱历军施加压力。”办案人员回忆,朱历军从“小混混”到称霸一方,再到2008年起经常做慈善、捐善款、资助贫困生并披上“汉中市各界爱心济困协会会长”等外衣,善于伪装和察言观色,反侦查能力强,是个难啃的“硬骨头”。

“要讲究斗争策略,抓住要害和关键环节,以点带面取得突破。”在听取案件查办进展时,陕西省纪委监委主要负责人多次作出指导。

送来的饭菜被一把推开,缄默不言或是信口开河……在留置期间,朱历军绝食、自残,与办案人员进行了至少4次对抗。

“他态度强硬或行为过激,我们已经有心理准备,大家就是专门来干这事的,必须办好!要从思想上对其震慑和引导,进而抓重点、找疑点,持续深挖。”办案人员说,经过20多天的教育疏导,朱历军心理防线被突破,开始交代问题。

攻坚克难,锲而不舍。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省纪委监委第七监督检查室充分发挥监督首责、严格执纪执法,督促联系地区各级党委扛起主体责任、政法机关同向发力,强化线索摸排、案件侦办、“打财断血”一体推进,全部办结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在陕期间移交陕南三市涉黑涉恶问题线索111件,打掉涉黑组织和涉恶犯罪集团、团伙153个,抓获涉案人员2337人。

打掉“保护伞”,扯断“关系网”

“怎么会见黑见恶不见‘伞’?”办案人员始终保持警觉和洞察力。

“朱历军是陕南扫黑除恶中尤为关键的一环!”办案人员敏锐地作出判断。

随着朱历军吐口,涉及汉中公安、水利、住建等多个部门的116名公职人员也渐渐浮出水面。

在朱历军的西乡县通云建材工程有限公司成立当天,西乡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干部都前往捧场;在时任汉中市委常委、秘书长牟晓非的运作下,2017年朱历军被推荐为省政协委员;在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打伞破网”的高压形势下,牟晓非、王隆庆、卢兴成等领导干部还不以为然,继续为朱历军等人给有关部门打招呼,让能放一马就放一马……朱历军培植的犯罪团伙如何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是谁为他保驾护航,又是谁给他披上政治光环的谜题也都随之解开。

“无论‘伞’有多大,下面藏着什么,我们都要连根拔起。”办案人员说。

面对问题线索多、“保护伞”层级较高等问题,纪检监察机关与政法机关精准把握政策界限、认定问题性质,深入梳理分析具体个案,紧紧围绕深挖“黑社会性质组织坐大成势背后的‘关系网’‘保护伞’”这一主线,反复研判目前已掌握的案件线索和证据信息,抓重点、找疑点,深挖出为朱历军黑社会性质组织提供帮助、庇护的汉中市政协原主席王隆庆和汉中市委原常委、秘书长牟晓非等关键人物。

除朱历军牵扯出的关系外,另外一个“黑老大”张世衡的事情也引起了的办案人员的注意。2019年1月,陕西东和投资集团公司董事长张世衡快步走进了汉中市公安局扫黑办主任的办公室。“生意上得罪了一些人,有人要告我,请您多关照关照。”话音刚落,张世衡低头迅速从包里拽出几摞捆扎整齐的现金。此时,坐在张世衡对面的正是时任汉中市公安局扫黑办主任王雨团。当着张世衡的面,王雨团收下了这10万元现金。

3个月后,张世衡再次找到王雨团,“咚咚咚”敲了几声门后,一步跨进办公室,来不及坐下就说:“王主任,对金圆和典当行员工的案子关照一下吧。”

“要听汇报的,听取案件汇报时会有所安排。”王雨团答复,并顺手收下一幅国画。

果不其然,2019年4月汉中市公安局经开分局就金圆和典当行员工涉黑涉恶案侦办情况向市扫黑办进行汇报。王雨团因答应张世衡请托,为保护张世衡及东和集团不受牵连,并未对该案进一步侦办作出明确指示。

2009年至被查处前,王雨团与张世衡一直交往甚密,先后23次收受张世衡所送钱物,并和时任汉中市公安局原专职副书记许国强一起,长期为张世衡、余彦新放高利贷、开设赌场等违法行为提供保护,许国强甚至直接出面为老板们引荐下属、打招呼承揽公安基建项目。目前,王雨团获刑3年6个月,许国强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打蛇要打七寸。黑恶势力的“七寸”,就是掌握一定权力并为其充当“保护伞”的腐败分子。只有坚决打掉涉黑“保护伞”,才能真正根除黑恶势力。

随着对关键人物的彻查,案件由涉黑涉恶专案向汉中全域转变,由重点案件“打伞破网”到全面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由对公职人员涉黑涉恶和“保护伞”问题线索管理到统筹推进省市县多层级多方面重点人员管理。

据统计,仅朱历军、苟少森两起案件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27人,其中厅局级5人,县处级8人,乡科级11人。3年期间,441个“官伞”“警伞”“庸伞”被查处,刺破“保护伞”,扯断“关系网”,有力释放了不管“保护伞”潜伏多久、隐藏多深,终会受到严惩的强烈信号。

打一场扫黑除恶的人民战争

英雄勇敢无畏,只因责任在肩。一位一线办案人员说,“我们身后就是人民,当有‘蛀虫’与涉黑涉恶者沆瀣一气,破坏政治生态、啃食人民幸福感时,唯一的选择就是冲锋向前。”

江汉汤汤,江汉浮浮。放眼汉江,清澈如镜、碧波荡漾,两岸良田千顷,一片富足的景象。

临着汉江的一座村庄里,有群众拉起横幅,放起了鞭炮,不为别的,而是村委会原主任赵健被抓了!

那是 2019 年 5 月 31 日,安康市汉滨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赵健以抢夺罪、敲诈勒索罪、串通投标罪、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6个月,并处罚金15.3万元。消息传到安康市石梯镇双村后,村民们一下子沸腾了。

“黑恶势力不除不行啊,这个恶人让大家没活路了。他就是一个霸王,你找他办事,打电话不接,他只给他的‘朋友’办事。”石梯镇双村村民赵德前说,2017年8月,自己因土地确权问题把赵健举报到省上,后来赵健叫他去镇政府。赵德前本以为是要解决问题,没想到赵健竟在镇政府对他又打又骂。

2018年3月接到线索后,按照陕西省纪委监委安排,第七监督检查室两名办案人员装扮成游客,骑着自行车,来到双村走访了解外围情况。这时,办案人员发现身后有人悄悄跟踪,打听情况时群众也总是躲躲闪闪、吞吞吐吐……

一次了解情况无果,那就再来一次、两次,办案人员克服困难,最终掌握了该案基本情况。同年8月31日,陕西省纪委监委成立省市联合调查组对“赵健案”提级办理。9月6日,省纪委监委第七监督检查室核查组进驻安康开展核查工作。

经查,赵健2005年被批捕在逃后,两次当选村主任,与当地恶势力勾结,横行乡里、寻衅滋事、强揽工程、暴力行凶,在长达14年间多次实施故意伤害、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而安康市汉滨区公安分局原副局长杨杰长期为赵健提供帮助,并为其引见公安机关相关领导。

经过 4 个多月的审查调查,赵健涉嫌违法犯罪以及为其充当“保护伞”的有关人员涉嫌违纪违法问题被逐一查清,共处理党员干部91人,其中立案审查调查37人。

“记得很清楚,正好是油菜花开的季节,那时我就在江边蹲着等情报,你们走哪、到谁家去都有人给我报信。”赵健在接受讯问时对办案人员这样说。

“你平时横行一方,对群众态度粗暴,对村干部非打即骂,在镇党委书记办公室都敢抽砍刀攻击村支书,还放出狠话‘村支书算个啥?我照砍不误’,但后来我们进村走访时只有两个人,你咋不敢出来了?”办案人员问。

“害怕,心里慌得发毛。”赵健在和办案人员谈话时这样回答。

以前,赵健认为双村就是自己的“地盘”。既然是自己的“地盘”,所有的钱都应该自己赚,别人要在自己的“地盘”赚钱,就必须给自己交保护费。

“让群众惧怕的赵健离开了,村上的事大家说了算,施工机械进场施工再也没人收‘协调费’了。”双村村委会主任说,现在来双村,已经是不一样的光景了。

黑恶不除,则民不安、国不宁。陕西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说:“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整治群众身边腐败,打通了全面从严治党的‘最后一公里’,让老百姓感受到正风肃纪反腐就在身边。”

扫一片黑恶,净一方生态

“正因知责于心、担责于身、履责于行,大家才敢冲敢战。”省纪委监委第七监督检查室相关负责人这样说起与自己并肩作战的团队成员,“行动速度快、工作效率高,团队配合很到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全省共立案查处党员干部、公职人员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1444人,其中厅局级17人、县处级157人,精准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对1350人移送审查起诉,对1103人给予党纪政务处分。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结合起来,既抓涉黑组织,也抓后面的“保护伞”。近年来,在扫黑除恶凌厉攻势下,黑恶势力活动渐趋隐蔽,其组织形态、攫取利益的方式也在发生改变,一些腐败分子与黑恶势力形成了“以黑经商、以商养黑、以商养官、以官护黑”的黑色利益链。

“老虎”要露头就打,“苍蝇”乱飞也要拍,扫黑必须反腐。面对“打伞破网”新形势新要求,扫黑除恶不能只是就案办案,而要找准扫黑除恶与反腐“拍蝇”工作的结合点。

“扫黑除恶的过程也是反腐败的过程,只有将打击‘保护伞’与侦办涉黑涉恶案件结合起来,做到同步侦办、综合治理、集中打击,尤其是抓住涉黑涉恶和腐败长期、深度交织的案件,彻底摧毁隐藏的‘保护伞’,才能真正取得扫黑除恶的胜利。”陕西省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说,为破解扫黑除恶战果与“打伞”成果不匹配、涉“伞”线索移送查办不协同等难题,省纪委监委探索推行领导“联点包案”工作机制,上下联动、深挖彻查,铲除了一批黑恶案件背后的“保护伞”“关系网”,把脉地方政治生态,倒逼群众利益问题治理机制构建。

黑恶势力和“保护伞”相交织,使合法性组织涉黑化、黑社会性质组织合法化,危害基层社会治理,侵蚀党的执政根基。只有彻底净化被黑恶势力污染的社会环境,才能形成有效的社会治理,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奠定基础。

从成立之初到迈入新时代,中国共产党凭借自我警示的意识、刮骨疗毒的勇气,闯过一次次激流险滩,确保顺风顺水时防腐保质、风高浪急时力挽狂澜。

在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目标的今天,更需要清除一切侵蚀党健康肌体的病毒,就同这日夜奔流的汉江一样,通过一次次自我净化,汇一江清水东去,养一方水草丰美,凝聚起净化歪风邪气的持久力量,激发出清风正气,换来朗朗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