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资讯 >>时政·要闻 >>国内 >> 今日,许你一个可爱的中国!
详细内容

今日,许你一个可爱的中国!

时间:2021-07-01     【转载】   来自:中新网
文章内容

今天是你的生日,中国共产党。

  许多人都曾想象:你会以怎样的方式庆生?

  许多人亦曾想象:如要许愿,你会许一个怎样的愿?

  我若是你,便会许下:一个可爱的中国。

  这也是我——一名记者,此时此刻,站在首都北京,对你的期许。

  这也是你、我、他——无数中华儿女,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对自己的鞭策。

资料图:人们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观看升旗仪式。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今天,是注定难忘的一天,穿越跌宕前行的浩荡潮流,你迎来了自己的百年华诞。

  今天,又是平静如常的一天,我听到早起上班人们匆匆的脚步声,听到公园里老人的晨练声,听到夏日里空调嗡嗡嗡的运转声,听到远处公交车的报站声,学生们也迈步出门,度过暑假前的一段校园生活……

  这是今日中国累见不鲜的场景,但却是百年前人们魂牵梦萦之画卷。我闭上眼睛,仿佛听见那跨越时空的阵阵呐喊与呼唤。

  “我这次出去,几时回来没有数。我要等到大家有饭吃,等到讨饭佬有饭吃时再回来。”

  我听见一位名叫俞秀松的青年对家人的告别语。1919年末,20岁的他经杭州出发去北京。这最后一次离乡,是为了救国。

  因那时的中国,已经历了自鸦片战争以来长达79年的内忧外患,人人如水中浮萍,朝不保夕。救中国,救中国的劳苦大众,成为无数仁人志士做梦都想完成的使命。

  我听见年轻的李大钊说:“以青春之我,创建青春之家庭,青春之国家,青春之民族……”

  我听见狱中方志敏对“可爱的中国”的憧憬和向往:“中国一定有个可赞美的光明前途”。

  ……

  我听见,百年来他们的梦。

  我也听闻了,百年来他们的梦碎与梦圆。

  我的爷爷,一位党龄长达50年的支部书记,他晚年最大的愿望便是去县城看看火车,可由于家境贫寒,最终也未能如愿。如今,坐着飞驰的高铁回甘肃兰州,每每忆及,我都禁不住热泪纵横。

  我同事的奶奶,出生于1937年的她在战乱中长大,以前她最怕吃不饱,后来她一路学一路干,放羊、摘金银花、做豆腐,房子越变越大,日子越过越红火。



资料图:一名小朋友在故宫内玩耍。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巨变,并非发生在短暂一瞬间。

  我还听见,百年来他们的奔走呼号声,敢闯敢干的前进声,再苦再难也要抗住的铿锵声,燃烧到最后一刻的无悔声,向前向前向前的激越声。

  其中,有年轻的战士们,为掩护大部队战斗到弹尽粮绝,最后相互搀扶着跳下悬崖;

  有钱学森、邓稼先、朱光亚、华罗庚、钱三强等一大批科学家,义无反顾回国,献出自己的青春甚至毕生;

  还有“要为油田负责一辈子”的王进喜,心系父老乡亲的焦裕禄,支援边疆建设的大学生,冲锋在前的抗洪战士……

  是他们所有人,让昔日疮痍地开出可爱的花来。

  我亦听见他们的梦,是“飞机不用飞两遍”,是“不用再受人家欺负”,是“摆脱贫穷,赶上时代”。

  我的父亲母亲,幼时最向往的生活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耕地不用牛,点灯不用油”,这些早已成真。小时候上学,他们要徒步走十几公里,那已是他们去过的最远的地方。如今,他们的孩子们,挣脱了世世代代的命运,平视着这个世界,自信地走向世界。

  一百年过去,我还听见——

  曾经贫弱的中国,崛起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曾经“容不下一张书桌”的中国,如今有着世界最大规模的教育体系;

  曾经粗钢产量只有16万吨的中国,而今成为加工着全球七成铁矿石的“基建狂魔”;

  曾经吃不上饭的中国,粮食产量稳定在1.3万亿斤以上;

  曾经西方人口中的“东亚病夫”,如今创造了“抗疫奇迹”;

  ……

  我听见,百年来你的梦,那是坎坷的、曲折的,亦是坚定的、乐观的。

  我知道,你的梦不漂浮在空中,不踟蹰在脚下,而在你的手中握着,不断地传递着,一代又一代。

  多么幸运,我们的梦也握在了手里。

  这便是,今日之中国。



资料图。中新社发 郭海鹏 摄

  风雨百年,青史可鉴。

  百年前,或许很少有人相信,一个50多人的政党,能捧出一个光明灿烂的新中国。

  百年后,许多中国人都会不自觉地轻轻哼起,“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一百年,于五千年华夏而言,或许沧海一粟,但于苦难的近代中国而言,却是翻天覆地的人间奇迹。

  奇迹何来?

  那便是:“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

  这也被视为中国共产党的“长寿秘诀”。

  过去如是,现在亦然。

  “让我们的子孙后代享受前人披荆斩棘的幸福吧!”在最近的热播剧《觉醒年代》里,陈独秀之子陈延年、陈乔年为革命从容赴死的事迹,让无数国人泪崩。

  屏幕外,现实里的一个细节让国人感到欣慰:在陈延年、陈乔年的老家安徽,有一条路叫延乔路,延乔路旁是集贤路,陈独秀便葬在安徽安庆市集贤关,这两条路的尽头,都通向了繁华大道。

  有评论说:他们用生命垒成的高度,成就今朝平视世界的角度。那些用牺牲换来的“繁华大道”,正从城市间穿行,见证着这个伟大的时代。

  这,就是许多仁人志士向往的时代——

  “朋友,我相信,到那时,到处都是活跃跃的创造,到处都是日新月异的进步”,曾经,在狱中饱经磨难的方志敏,用生命写就了对“可爱的中国”的憧憬和热望。

  “您笔下‘可爱的中国’,我替您看见了,而且比您想象的还要好。”而今,方志敏的女儿如此深情告白。

  那个“可爱的中国”,方志敏没有看到,但方志敏的女儿看到了。

  飞驰的火车,我的爷爷没有看到,我替他看到了。

  今日,让我们共同许下:一个可爱的中国,一个更加可爱的中国。

  向历史挥挥手,我们微笑前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