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资讯 >>文体·娱乐 >>国内 >> 花儿依旧别样红
详细内容

花儿依旧别样红

时间:2021-07-22     【转载】   来自:光明日报
文章内容

 2014年12月,由雷蕾作曲的原创歌剧《冰山上的来客》在国家大剧院首演。随后,这部歌剧开启了全国巡演之路,可谓“场场爆满”。2015年,从上海到乌鲁木齐、从广州到武汉,巡演足迹遍布七个省份,15场共有2.4万观众观看了演出。

  此剧从立项开始,经过两年多的策划筹备,国家大剧院把这部历经50多年岁月洗礼的银幕经典首次搬上歌剧舞台,希望以这种国际化的艺术形式来弘扬流淌在中华民族血液中的爱国主义精神和民族团结大义,也期望借助歌剧独特的艺术魅力带领观众重温这部广为人知的红色经典。

花儿依旧别样红——访歌剧《冰山上的来客》作曲雷蕾

雷蕾和塔吉克乡亲学习打手鼓。

花儿依旧别样红——访歌剧《冰山上的来客》作曲雷蕾

国家大剧院原创歌剧《冰山上的来客》全剧总谱。

  “《冰山上的来客》是‘中国故事+国际团队+多民族演员’,首演当时真是一票难求!”雷蕾回忆起昔日巡演盛况,依旧难掩自豪。

  巡演受欢迎到什么程度?上海演出谢幕时,全场上千观众情难自禁,台上台下共同合唱“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武汉演出结束后,许多观众将主演们团团围住,纷纷合影,不舍得让他们离开……

  这部歌剧不仅获得2014年度国家艺术基金资助,并在2016年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中获得剧目金奖。

  红色经典之所以深入人心,在于其独特的历史纵深感和精神穿透力。

  歌剧《冰山上的来客》在国家大剧院高标准的制作团队之外,更是由两代作曲家“接力创作”的中国故事——雷蕾在父亲雷振邦的电影音乐基础上,实现了创新性传承,用音乐激活了红色经典力量,唤起观众深埋内心的感动。

  将时针拨回2012年的夏天,雷蕾接到国家大剧院的邀请,要把这部半个世纪前的家喻户晓的电影改编成歌剧。

  “初想觉得不难,故事情节、主题音乐都是成熟的,只要串联下来,就可以完成。”雷蕾回忆道。但是,当她提笔之后,发现有许多待解决的问题。

  一方面,电影是“反特故事片”,情节比较复杂,用电影艺术形式的强项,镜头和台词就能够阐述清晰。但歌剧艺术形式的强项是音乐的抒情性和戏剧性,而非讲述故事。

  “歌剧有大量的音乐和唱段,要把剧情交代清楚,很多篇幅就被占用了。在这种情况下,还要把人物刻画到位,篇幅是不够用的。”雷蕾说。因此,如何删繁就简,加强音乐的戏剧性、抒情性?是摆在面前的难题。

  另一方面,电影中只有六首歌曲,累积在一起也就20多分钟。而一部歌剧长达两个多小时,如何用音乐来讲述这个复杂的故事, “既要保持影片六首歌曲的原汁原味,又要实现音乐全覆盖,还不能喧宾夺主,保持全剧音乐风格的统一性,这是一个挑战。”雷蕾表示。

  大剧院领导和主创人员统一认识,我们是向红色经典作品致敬,一定要保留所有的精华,我们做绿叶,来衬托这朵永恒的红花。

  弘扬精神力量恰恰需要抒情。这也是歌剧音乐的强项,从而更使她坚定了信心。

  八年前的经历给了雷蕾灵感。当时,她为同名电视剧作曲,选择了和父亲走同样的路——向人民学习、深入少数民族地区采风,生活。

  1962年,坐飞机换乘火车,又坐邮车换乘毛驴,在近海拔四千米的南疆,以冰山高原为伴、与牧羊人为伍,这是父亲雷振邦搜集民族民间音乐的采风之路;雷蕾则三次登上帕米尔高原,来到塔什库尔干,与塔吉克人民同吃同住、在塔吉克婚礼上翩翩起舞,深深感受到当地淳朴的民风、纯净浓郁的塔吉克音乐。

  “他们情操高尚、热情勇敢、友爱互助、路不拾遗,每户的家门随时为陌生客人敞开……今天,在哪里你还有机会踏进这样一扇门!”住在塔吉克小姑娘拉丽姆家时,雷蕾被乡亲们的热情震撼,一种敬意油然而生。

  怀着对红色经典的敬意和对边疆少数民族同胞的爱,她踏踏实实地构思,与编剧反复琢磨,如何突出主要人物,删改次要人物戏份,实现了电影思维到歌剧思维的成功转换。

  从立项到公演的两年时间里,雷蕾经历了“闭关”写作、反复修改、排练中不断完善,交给国家大剧院的两本厚厚的总谱背后,凝结了多少心血。

  雷蕾一边将《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怀念战友》《冰山上的雪莲》等经典歌曲再现在舞台上,以经典唤起观众的情怀;一边以此为音乐动机主题,创作出新的咏叹调及喧叙调,使音乐全覆盖。

  “我们去掉了一些三班长的戏和一些反面人物,使剧情人物更集中,为杨排长创作了两首咏叹调,《高原的风》和《卡拉,你在哪里?》,为英勇牺牲的塔吉克侦察员卡拉创作了咏叹调,充分渲染了英雄人物的个性和情怀。为塔吉克尼牙孜老汉和其它角色都新创作了独唱,并谱写了序幕大合唱《圣洁的冰山》。”雷蕾用心良苦。

  她运用了歌剧丰富多彩的表现形式,大量的独唱、对唱、重唱、合唱、舞曲等。在全剧情感的最高潮,男女主角相认时,杨排长一句“阿米尔,冲!”这句观众耳熟能详的道白,激荡澎湃的主题音乐,使多少观众热泪盈眶。

  剧组还从中央民族歌舞团请来了塔吉克族演员朋友,担当歌剧的民俗文化顾问。按照塔吉克族风俗,男性见面时,互行“吻手礼”。因此,歌剧也将这个电影中原本没有的小细节加到了舞台表演中。

  “一个作曲家总会有一种使命感,要让观众,尤其是青年观众更深刻地了解红色经典,将红色经典代代传承下去。”雷蕾希望以音乐这种艺术形式,为人民而歌,为红色经典注入崭新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