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健康·教育 >>汉中 >> 9月1日起,教师将实行“弹性上下班制”!?全国教师群体都炸锅了!
详细内容

9月1日起,教师将实行“弹性上下班制”!?全国教师群体都炸锅了!

时间:2021-08-13     【转载】   来自:教师E家
文章内容

image.png

两周了,“双减”的讨论依然热烈。

就在上月底,中央办公厅印发了一则通知,《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称“双减”意见)。

有人说,给孩子减负都上升到国家级任务了,这一个“双减”真的意义非凡。

首先投赞成票了,是广大家长

“减得好啊,现在孩子压力太大了,课内作业太多,课外补课没完没了。”

“就应该取缔校外补课,让孩子在学校好好学,都去外面补课了,那要老师做什么呢?”


老师却有不同的意见。


“这究竟是‘减负’还是‘增负’,学生留在学校不让走,老师还得陪着,谁吃得消啊!”

“感觉跟以前一样,给学生减掉的负担,都跑到老师身上了。”


身为老师,对于被迫“增负”已经习以为常。


今天,我们就来讨论一下“双减”意见对老师的影响。不为别的,只为推动“双减”意见更顺利地实施。

教师工作本已超负荷

“弹性上下班”或许雪上加霜


· 学校要充分利用资源优势,有效实施各种课后育人活动,在校内满足学生多样化学习需求。


· 课后服务结束时间原则上不早于当地正常下班时间;对有特殊需要的学生,学校应提供延时托管服务。


· 学校可统筹安排教师实行“弹性上下班制”。


看到“弹性上下班制”,我是真的傻眼,这能如何实施呢?


要知道,学校对老师的坐班要求非常严格,非特殊事由不能离校。而且在非上课时间,老师也被各种琐事杂事缠身。


根本不可能实现“上下班自由”嘛。


上网查了一下“弹性上下班”。


原来,老师一直都是弹性上下班。


早上回校,要比学生到得早,下午放学,要等最后一个学生离开,再回办公室继续备课、改作业。


即使下班回家,依然忙不完各种“隐形工作”,毕竟总有家长要跟你沟通,总有教案或报告没写完。


别说“8小时工作制”了,老师能在12点前上床睡觉就很不错了。


其实早在7月底,北京市教委已经表示,将采取教师“弹性上下班”等方式,关心关爱教师。


而9月起,义务教育阶段教师的工作时间将直接延长。


这一次,“双减”意见也说得很清楚,学校放学时间就要和当地家长下班时间接轨,至少延迟放学2小时。


在这2个小时里,教师要监督学生写作业,要帮助学生答疑,还要给有困难的学生补习……


那么,很多工作就要推到2个小时之后,或者说,只能直接带回家做。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教师发展研究中心研究调查显示,我国中小学教师普遍超负荷运转。


如今推行“弹性上下班制”,并不能为教师减负,反而会招引质疑嘲讽。


要不统一硬性规定延迟两小时下班,让老师直接服从就是了。


万一哪天家长说,老师,我还在加班,你帮我多照看照看孩子……


万一哪天校长说,今天的教研活动写份稿子,等下推公众号,反正你不急下班……


那,就不是“上下班自由”,而是“无时限加班”了。

教师绩效早已成“割肉”

何以还要将补贴变绩效?


再来看看“双减”意见的第六条第20点。


· 有关部门在核定绩效工资总量时,应考虑教师参与课后服务的因素,把用于教师课后服务补助的经费额度,作为增量纳入绩效工资并设立相应项目,不作为次年正常核定绩效工资总量的基数。


· 对聘请校外人员提供课后服务的,课后服务补助可按劳务费管理。


· 教师参加课后服务的表现应作为职称评聘、表彰奖励和绩效工资分配的重要参考。


当我看到“课后服务”和“绩效”两个字眼一起出现,已经开始叹气了。


怎么什么事儿都能扯上绩效呢?


凭心而论,课后服务只是为下班晚的家长提供一个托管孩子的场所。


老师帮忙看顾已放学的学生,是职责所在。

老师监督辅导学生进行学习,是天职使然。

这是老师的额外劳动,理应得到相对一应的补贴。

现在纳入到绩效考核中,且绩效工资向参与课后服务的教师倾斜,这算什么事儿呢?

近十年来,绩效工资已经成为打击教师工作积极性的一大“凶器”。

普通教师,绩效低于学校领导;

天天上课的,绩效低于从不上课的;

带班成绩优秀的,绩效低于课后服务时间长的。

甚至还有学校,让每个教师把原本自己的工资拿一部分出来,在本校重新分配。

绩效高者得之,绩效低者失之。

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拔羊毛!

绩效,直接造成的后果就是教师内卷,甚至出现恶性竞争。

但教书育人,哪能用绩效来衡量!

一线教师的工作相当复杂,所教育的孩子来自不同的家庭,站在不同的起点,就很难用数据统一量化考评。

我们不能用分数去衡量一个孩子,也不能用分数去衡量一个教师对孩子、对社会的影响。

真的想鼓励老师,别搞什么绩效,直接把补贴发给老师就好了。

或者,另外聘请校外托管人员,由专门的托管老师辅导孩子,既能为校内教师减负,又能扩大就业。

如此,教师的角色也能更明确一些,而不是被当成保姆、服务员、家庭教师等。

给教师减负

才能更好给学生减负


“双减”意见,用意当然是好的。

对于学生来说——

作业总量减少,时长缩短,写作业的压力就小了;课外学科类辅导班被取消,学习的压力也小了。

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可以专心学好课内知识,培养兴趣特长,健康快乐成长。

对于家长来说——

放学后照看孩子的活,老师代劳了,每天监督、检查、批改作业的活,老师做好了。

还能缓解一些焦虑,不用随波逐流,跟其他家长抢各种各样的辅导班。

但对于学校和老师来说,有待完善的地方还有很多。

1.学校要承担的责任,太重了。

这就要求,学校既要完成教育教学任务,也要提供托管培训服务。

学校的场地够不够大?设备够不够完善?学校的课程体系够不够全面?学校的师资力量够不够强大?

都是不确定的,9月开学就要全面铺开课后服务,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2.教师要承接的工作,太多了。

本职工作:备课、上课、批改作业、出试卷、辅导学生……

非教学任务:各种检查、报表、考评、竞赛、评估、培训学习、扶贫支教……

延伸业务:托管、辅导学生作业、培养孩子兴趣特长……

生生的,把老师逼成了“全能超人”。

可老师一天也只有24小时,不可能把所有时间都花在教学的事情上。

老师也只是普通人,不可能同时做好这么多事情。

从某种层面看,“双减”就是将孩子和家长的负担,转移到学校和老师身上。

一边给学生减负,一边给老师增负,怎么说都说不通。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曾在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强调:

“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努力给学生减负,今天我要强调,教师也需要减负。”

减轻教师负担,才是减轻学生负担的前提。

现在,教育部、学校、家长、社会都以成绩来考量老师的工作业绩。

那么,势必导致老师在学生身上下足功夫,“逼”出成绩。

除非,教育教学行政部门真正杜绝以学生成绩来衡量教师工作业绩。

否则,无论是给学生“减负”,还是给家长“减负”,都是一句空话。

写在最后

其实我们都明白,想要真正为教师减负,其实很难。

因为教育正在发生巨大变动,学校和教师肩上将要承担前所未有的重要责任。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选择了教书育人,所有教师只希望踏踏实实好好上课,实现最初的教育理想。

我们有义务保护好这些教师的教育初心,尽量,为他们减负。

责任越大,委屈越多。

当教师身兼多重身份,手握多项工作,难免会有犯错的时候,这是人之常情。

我们应该给予教师更多的理解与包容,至少,不让他们委屈。

希望所有人都能明白,给学生和家长减负,就是给教师和学校增负。

他们已经默默扛下了太多,他们值得整个社会的体谅与尊重。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可以提升一下老师的待遇。

只有当教师的待遇提高了,才会更有激情地投入到工作之中,为学生的进步与成长保驾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