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资讯 >>时政·要闻 >>国外 >> 在日本,把战犯当祖宗供的神社还有这些
详细内容

在日本,把战犯当祖宗供的神社还有这些

时间:2021-08-25     【转载】   来自:环球网
文章内容

演员张哲瀚多次前往日本乃木神社、靖国神社拍照和参加活动的行为前不久激起众怒。在中国舆论集中批评流量明星的这些恶劣行为的同时,我们也应该警惕,日本还有不少供奉各类战犯的神社,飘荡着军国主义的阴魂。

  “兴亚观音院”是战犯大本营

  神社作为日本神道教系统中的重要宗教场所,遍布日本各地,每逢相应节日期间,总会有大量的日本人前往神社参拜祈福。然而日本政要参拜靖国神社问题之所以不断挑动亚洲各国的敏感神经,关键就在于靖国神社供奉有大批二战战犯,特别是14名甲级战犯的牌位。在这14人中,有7人被判处死刑。但日本供奉7个战犯的设施还不止靖国神社这一处。在静冈县热海市的伊豆山,有一座名为“兴亚观音院”的寺院。其中同样供着东条英机等7名战犯,而且这里不仅有战犯的牌位和纪念碑,甚至还保存有他们的骨灰。

  1948年12月23日,东条英机等人被处以绞刑后,尸体当即火化。根据美军当时的要求,这7名战犯的骨灰被美军飞机撒入太平洋,近年发现的美军文件也证实了相关说法。那么,兴亚观音院里的这些战犯骨灰又是怎么来的呢?

  这件事的源头要追溯到1948年11月12日,也就是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东条英机等人死刑的当日。原日本首相、甲级战犯小矶国昭的辩护律师三文字正平从美方律师处获知,被判死刑的几名战犯家属希望美方能在死刑执行后,交还战犯遗体,但驻日盟军最高司令麦克阿瑟对这一请求却不置可否。得知该消息后,三文字正平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些战犯遗骨带给其家属。

  怀着这一计划,三文字正平首先拜访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美方检察官,打探出一系列关键信息:行刑日期为圣诞节之前,地点在巢鸭监狱,火化地点在横滨市的久保山火葬场。之后,三文字正平立刻赶到久保山,与久保山兴禅寺的住持市川伊雄进行密谈,请其相助,随后又说服久保山火葬场的场长飞田善美,三人在一起制订了隐秘的行动计划。

  存放七名战犯骨灰的爱知县所谓“ 殉国七士墓”。

  12月23日凌晨,东条英机等七名战犯被执行死刑。早7时,七人尸体被运抵久保山火葬场,在美军的监督下,飞田善美火化了七具尸体,并将骨灰分别装入七个骨灰坛中。但在装坛时,飞田善美暗自做了手脚,并未将全部骨灰装入其中。他甚至还想偷偷为七人焚香祷告,但被美军发现,香火全被没收。

  对于飞田小动作毫无察觉的美军将七个骨灰坛装箱运走,剩余的少部分骨灰被遗弃在火葬场一个用于处理无人认领骨灰的水泥坑里。等美军走后,飞田善美立刻通知了三文字正平。25日深夜,三文字正平、飞田善美和市川伊雄三人身裹黑色斗篷,趁夜色潜入火葬场。在飞田的指引下,他们来到水泥坑前,用竹竿绑着的罐子在坑底的骨灰堆中打捞出部分骨灰和细碎骨头。

  偷运出来的骨灰起初在久保山兴禅寺存放,第二年5月才被送到热海市伊豆山的兴亚观音院存放。这座兴亚观音院的来历也非同一般。“兴亚”二字在明治维新后直到日本战败前,被日本各军国主义和殖民主义机构广泛使用,例如1938年日本近卫内阁就设立了“兴亚院”这一机构,专门用于管理侵华战争期间占领的中国领土上的日常政务及物资掠夺等事项。所以从兴亚观音院的名字就可以看出,这绝非一般的佛教寺庙。更让中国人愤怒的是,这正是被处死的七名战犯之一、南京大屠杀的罪魁祸首松井石根于1940年为祭祀在侵华战争中死亡的日军官兵而出资修建的。据说寺中的观音塑像还是松井石根特意派人从南京周围取来黏土塑造而成。1940年2月24日该寺建成后,松井石根甚至还在附近修了一座庵房,每天早上登山来拜观音。然而这一切都改变不了这个杀人狂魔的可耻下场。

  虽然这七名战犯的骨灰被送到了兴亚观音院,但由于二战刚刚结束,日本右翼分子仍不敢明目张胆地进行祭祀活动,也不敢把骨灰拿出来公开,时任住持伊丹忍礼决定暂时先将骨灰藏匿,“等待时机来临”。

  1959年,时任日本首相吉田茂书写的所谓“七士之碑”在兴亚观音院中建成,院方认为“时机成熟”,于是公开了七名战犯骨灰就在此地的消息,并将骨灰埋在碑下。1960年爱知县幡豆郡的三根山也建成一座所谓“殉国七士墓”,还从兴亚观音院取走部分骨灰埋在墓中,所以七名战犯骨灰是分两处埋的。

  美国当初决定将这七个人的骨灰撒入太平洋,目的就是为了不让他们的墓地成为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的“圣地”。但在右翼分子的一系列操作下,这一目的显然并没有达到。

  经过数十年的增加,现在兴亚观音院供有甲级战犯7名、乙丙级战犯901名,他们都是战后经各国军事法庭审判后被处决的。其他还供奉有虽未被军事法庭处决,但由于各种原因在监狱中死去的甲乙丙级战犯共160名,合计1068名。可以说,这里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战犯聚集地,人称“小靖国神社”。

  这样一个地方,自然也会被日本左翼人士所厌恶。1971年12月12日,日本无政府主义组织“东亚反日武装战线”的3名成员携带自制炸弹潜入兴亚观音院,决心炸毁院中的“七士之碑”、观音像以及其他战犯的纪念碑,但因炸弹威力和制造工艺问题,仅有“七士之碑”被炸毁,观音像和其他纪念碑没有受到损伤,之后“七士之碑”又被重新修复。

  纵观该事件的始末,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军国主义思想在战后的日本未能彻底清算,以至于日本右翼死硬分子在思想上将双手沾满鲜血的战犯视作“国家英雄”,是导致这一事件的根本原因,而日本右翼政客对靖国神社的频频参拜,与之正是一脉相承。

  乃木神社,全日本一共有8座

  除了兴亚观音院等甲级战犯供奉地外,日本还有一些神社专门供特定的军国主义分子。其中臭名昭著的是乃木神社和儿玉神社。

  张哲瀚这次激起众怒的原因之一,就是他曾参加朋友在乃木神社举办的婚礼。这座神社供的是臭名昭著的军国主义分子乃木希典。乃木希典先后以旅团长和军长身份参加过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并在甲午战争后担任第三任台湾总督,素以残忍闻名。特别是在甲午战争期间,他参与了惨绝人寰的旅顺大屠杀。当时日军对旅顺展开持续四天三夜的大屠杀,整个旅顺仅有36个人活下来。日媒《东京朝日新闻》记录称:“乃木少将追击逃亡金州的清军,途中杀死362名清兵,埋葬在老铁山附近,军参谋官报告埋葬者3000余名。”随后他指挥第一旅团参加占领大石桥、太平山、田庄台等地,侵略足迹遍布辽东半岛。

  乃木希典担任第三任台湾总督期间,继续血腥镇压台湾反日力量。例如1896年在他指挥下的日军针对台湾抗日义军发动云林大屠杀,造成近3万当地人死亡。

  就是这样一个血债累累的刽子手,因为他生前忠实执行对外侵略扩张的政策,死后竟被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奉为“军神”,乃木神社也因此成为日本军国主义的重要象征之一。日本国内有5座专门的乃木神社,还有3座在其他神社内,但独立祭祀,合计一共有8座。其地点主要分布在乃木希典的几处旧宅附近,由于乃木希典夫妇最后为明治天皇自杀殉葬,因此在明治天皇陵墓附近也有一处乃木神社。值得一提的是,日本一个女子偶像团体“乃木坂46”的名字同样与乃木希典有关。日本人有每年的新年第一天去参拜神社祈福的传统,“乃木坂46”每年新年参拜和团体成员的成人仪式,都会选在东京都港区赤坂的一处乃木神社进行。这处乃木神社邻近乃木夫妇最后居住的旧宅,乃木夫妇正是在这处旧宅里为明治天皇自杀殉葬的。

  儿玉神社供奉的则是乃木希典的同僚儿玉源太郎。儿玉源太郎与乃木希典一样参加了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是日俄战争时期的日军总参谋长和乃木希典之后的第四任台湾总督。就任台湾总督期间,儿玉源太郎推行保甲连坐制,对台湾人民的反抗行动进行血腥镇压。其神社位于神奈川县藤泽镇的江之岛上,由第二任台湾总督桂太郎、第五任台湾总督佐久间左马太等人发起成立。由此也可以看出军国主义分子之间的臭味相投。

    一些神社中藏着“合祀碑”

  如今,日本还有不少神社对被处死的战犯进行合祀。在介绍这些神社之前,有必要先解释一下“法务死”这个名词。所谓“法务死”,是日本厚生省在战后发明出来的,专门代指那些被各国法庭处以死刑或在囚禁中死亡的日本战犯。

  在爱媛县和熊本县的护国神社,以及冈山县的吉备津神社中,就有为这些“法务死”战犯所立的“慰灵碑”。“慰灵碑”碑文无不透着对战犯审判一事的“愤恨”“不平”。比如吉备津神社的所谓“法务死殉国烈士慰灵彰显碑”碑文就这样写道:“……(战后)联合国进行胜者独断的审判,将我等陷入无妄之罪当中……”,爱媛护国神社的所谓“殉国二十二烈士碑”碑文更是在开头就直截了当宣称“大东亚战后的战争审判为世界史增加了污辱性的一章。”熊本县护国神社中的“镇魂碑”则无耻地称颂“慰灵碑”所纪念的四十七名战犯是“忍受着战犯的污名,祈愿着祖国复兴和世界和平,从容就死”的“英灵”。

  那么这些“英灵”又是些什么人呢?我们先来看看熊本县护国神社“镇魂碑”中所纪念的四十七名战犯之一的中村镇雄大佐。中村镇雄参加过九一八事变,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出任日军在泰国的俘虏管理所所长。在任上,中村镇雄驱使盟军俘虏在热带雨林中修筑泰国到缅甸的铁路,为日军运送物资。由于劳动繁重、饮食粗劣且严重不足,再加上缺医少药,导致在15个月的工期内,有超过1.2万名盟军俘虏因各种原因死亡。

  再来看看爱媛县护国神社的所谓“二十二烈士”都是什么货色。这22人中,有4人是被中国军事法庭判处死刑的战犯。其中宪兵大佐膳英雄从九一八事变开始就在中国从事侵略活动,先后在锦州、汉口、徐州担任宪兵队长,屠杀了大批抗日志士和无辜平民。陆军大佐德本光信在1945年7月日军即将败亡之际,仍率部袭击闽南海登、漳浦等四县,大肆烧杀抢掠,造成上百平民死伤和大量财产损失。

  吉备津神社中供的除了一些其他乙级和丙级战犯外,更有臭名昭著的侵华头号间谍、甲级战犯土肥原贤二和另一名甲级战犯平沼骐一郎。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些战犯无不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各国军事法庭给予他们的完全是正义的裁决。把这些战犯放入神社来祭祀,日本一些人死不悔改的军国主义思想昭然若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