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文体·娱乐 >>国内 >> 《西游记》的情怀,快被“原班人马”消耗殆尽了
详细内容

《西游记》的情怀,快被“原班人马”消耗殆尽了

时间:2021-09-07     【转载】   来自:新浪娱乐
文章内容

86版的《西游记》,承载着几代人的经典记忆。

  在老艺术家们的演绎下,《西游记》中的每一个形象都立了起来。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别出心裁的服化道都助力了“西游热”的兴起。

  《西游记》“原班人马”俨然成了一块“活招牌”,只要几位老戏骨愿意登台,就有观众乐意买单。根据不完全统计,过去两年的时间,综艺节目中打着“西游记剧组原班人马”的各种重聚不下十次,可见原班人马的感情深厚。

  这段时间,又有一部《西游记》原班人马出演的电影——《误入青春》上映。

  电影上映首日,票房仅576人民币,一举打破了西游剧组的“流量传奇”。上映一周后,票房也没能突破“千元大关”,观众退票率却高达40%。

  网友的一句:“老艺术家就好好养老吧,别出来卖情怀了”,道出了观众不再为情怀买单的残酷事实。

  这些年,经过原班人马“换汤不换药”的洗礼,老版《西游记》的情怀眼看着也就被消耗殆尽了。

  尴尬的处境

  电影《误入青春》讲述了一家养老院内的四位老人帮助小女孩天美参加少儿才艺选拔赛,圆其西游梦的故事。

  剧情光看简介就能猜到结局,对现在口味d钻的观众来说毫无吸引力。

  在情节与电影宣传上,片方反复提到“西游梦”、“取经之旅”等西游元素,妥妥的贩卖情怀。

  老版《西游记》中,热度最高的演员六小龄童并未出演,阵容残缺,电影的曝光度又落下了一大截。

  86版《西游记》播出后的三十多年,当初在同一个剧组同甘共苦的演员,如今大家的境遇悬殊。

  六小龄童作为开创“六学”的一代宗师,他自带话题与流量,也是各种舞台和综艺争相邀请的热门人物。其他人的出镜率,可就没他这么高了。

  在剧中,唐僧的扮演者一共有三位。第一任唐僧为当时北京电影学院的学生汪粤,但因为拍摄周期过长,汪粤拍了几集之后就离开了。第二任唐僧是徐少华,同样也因为在拍摄过程中考上了大学而辞演。

  第三任唐僧才是观众所熟悉的演员迟重瑞。在拍摄完《西游记》之后的几年,迟重瑞与年长其11岁的富商陈丽华结婚,渐渐淡出公众视野。

  猪八戒的饰演者马德华,在《西游记》之后也没有让人记忆深刻的作品输出。

  第一任沙僧的扮演者,国家一级演员闫怀礼于2009年因病辞世。沙僧的第二任扮演者刘大刚,除了在西游相关的影视作品中能看到他的身影,其他的作品中也鲜少露面。

  西游过后的这些年,几位老戏骨的处境跟“大师兄”六小龄童有着不小的差距。

  卖情怀之路

  其实在《误入青春》之前,西游剧组早已多次“重聚”,集体拍摄影视作品。

  2010年,山东卫视首播《吴承恩与西游记》。这部戏拍摄历时7年,耗资1亿,由《大宋提刑官》导演阚卫平执导,老版西游的原班人马出演,号称全球首部3D立体电视剧。

  凡此种种不难看出片方和演员都对这部片子寄予厚望。但万万没想到,这部“呕心沥血之作”居然扑街了。

  “三观炸裂”、“毁经典”、“剧情硬伤”等种种评论,都能在《吴承恩与西游记》的评论区看见。

  “脑洞大开”的编剧直接让吴承恩化身忍者,可以自由变换相貌。就这样,吴承恩当上了县令。在其他故事线中,也会出现“吴承恩变身孙悟空吓退军队”的桥段。可谓是相当“无厘头”了。

  最终,这部所谓的“大制作”也渐渐淹没在影视的长河,一点水花也没激起。

  但这次小小的挫折显然没有对“西游”IP造成多大的影响,在投资方眼中,这还是一块香饽饽。

  在2015年,一部号称“将《西游记》搬上大荧幕”的电影《敢问路在何方》举行首次发布会。

  剧方已确认有六小龄童、马德华等“原班人马”出演,由中美合拍,好莱坞特效团队倾情加盟。其实早在2013年六小龄童就向媒体透露过有拍摄西游大电影的打算,并且计划于2016年猴年上映。

  2017年,《西游记》导演杨洁的葬礼上,六小龄童向媒体透露《敢问路在何方》的拍摄计划,声称下半年就有电影开机的消息。

  当时,导演也曾向媒体表示这两年多来,剧组一直在打磨剧本,编剧换了好几拨,六小龄童和马德华也亲自参入了剧本修改,电影预计在2019年上映。

  但直到2020年,片方连预告片都没有放出,同时剧方也表示受疫情影响拍摄工作暂停。这部“力图打造东方超级英雄,构建独特东方哲学世界观”的魔幻史诗大片至今仍未上映。

  一次次的“溜粉”,一次次的希望落空让不少翘首以盼的观众出走。但就算是这种算不上体面的热度,也没有阻挡“西游IP”的脚步。

  2020年,观众还是没有等来“西游大电影”的上映,取而代之的,是一部又披着“西游原班人马”外衣上映的电影《财迷》,这部电影后来又改名为《我的富爸爸》。

  电影由六小龄童,刘大刚,汪粤、马德华出演,讲述一位卖菜小贩突然暴富,但烦恼不断,在三位好友的劝导下解决麻烦的故事。

  剧情跟《西游记》毫无关系,但片方还是打着“西游原版人马”的噱头进行宣传。这一波又一波的操作下来,实属是把观众对86版《西游记》的情怀消耗地差不多了。

  虽然有不可抗力因素的影响,但票房的凋零还是能够说明卖情怀电影正在被现在的观众和市场抛弃。

  西游记剧组演员,每一个在演技上都值得被尊称一声“老艺术家”,但如果打着“老戏骨”的幌子行捞钱之事,那么观众在抛弃你时,根本不会顾忌老戏骨的面子。

  角色不属于演员

  一位演员在一生中成就一位记忆深刻的角色已经实属难得,就算没有十足的把握超越经典,但也不应该蹭着经典的情怀和热度。

  作为一位老演员,观众能够理解他们无戏可拍的尴尬,但角色属于剧本与观众,并不应该被演员“私有化”。

  最广为人知的就是六小龄童批判周星驰版孙悟空事件。

  在一次文化交流会上,六小龄童直接向周星驰出演的电影《大话西游》开炮,指责孙悟空和白骨精谈恋爱是“人妖不分”,“编剧导演需要向全国人民谢罪的!”

  但六小龄童的言论很快又遭到了网友的炮轰。原来六小龄童在王宝强主演电影《大闹天竺》中也进行了客串。

  网友们认为《大话西游》和《大闹天竺》都是借孙悟空这个角色而自由创作的电影,故事情节本来就与西游戏相差甚远,导演和演员加入自己对角色理解的做法无可非议。

  并且都是对《西游记》原著的改编,为什么六小龄童不指责王宝强,而偏偏要炮轰周星驰?

  在面对西游记这样一个已经有无法超越的经典时,后辈只能在原著的经典上加入自己对角色的理解,重新塑造新的人物形象。

  这是观众的需求,也是市场的需要,观众渴望新面孔与新鲜血液。

  敢问路在何方

  近年来,电影市场上出现一批靠着大IP蹭情怀的电影。

  他们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打着“原班人马”的旗号,既蹭IP又蹭演员流量。还有一类,就是凭借强大的IP号召力及其背后庞大的粉丝基数,活生生将烂片捧红。但他们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消费观众。

  这些IP,可能是观众脑海中的童年经典,也可能曾陪伴了观众的青春岁月,它们的身上都有着观众对其投入的大量“沉没成本”。

  就是这些“沉没成本”让观众对这些电影的包容度奇高,所以造就了一个又一个烂片“票房奇迹”,同时也让资本看到了其中的利益。这也是为什么卖情怀的电影经久不衰的原因。

  从“西游IP”到“盗墓笔记”,从《爱情公寓电影版》到《大话西游3》,观众的青春岁月被资本拿来换了票房,当作了圈钱工具。

  在观众不会再为烂片买单的时代,国产IP电影的出路,不应该是卖情怀。以2019年上映的国产动漫黑马《哪吒之魔童降世》(简称《哪吒》)为例。

  在《西游记》中,哪吒是托塔李天王的儿子,自小就是养尊处优,高高在上。但在《哪吒》中,哪吒是魔丸转世。也因为身世,虽然哪吒有一颗做英雄的心,但从小备受歧视,差点听天由命。

  最终哪吒并没有选择听天由命,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引发了观众的强烈共鸣。

  由此可见,《哪吒》剧组并没有一味照搬神话故事,而是从哪吒这个人物本身出发,挖掘其精神内核与现在观众的连接点。

  并且在后续电影中《哪吒》也与电影《大圣归来》、《姜子牙》联动,打造全新的东方神话宇宙。如果按照“六老师”的说法,那哪吒、孙悟空、姜子牙怎么能同时出现呢?

  总结

  在IP电影大行其道的年代,最不缺的就是所谓的“原班人马”。但如果没有真正好的故事作为核心,仅仅靠IP和演员自带的热度,终究还是洗不清“卖情怀”的嫌疑。

  《西游记》作为最早的IP电影之一,被后世争相翻拍、二次创作本就无可厚非。

  观众可以接受西游IP相关影视作品借“原班人马”宣传,但将这个名头安在和《西游记》毫无关系的电影上面,那就是赤裸裸地卖情怀、捞钱。

  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在和西游相关的影片中,原班人马再聚首尚有热度。

  但如果将“西游原班人马”的噱头安在其他电影头上,借“原班人马”的幌子给烂片捞钱,那就算是孙悟空真的从书里面蹦出来,也没办法拯救四位数的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