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时政·要闻 >>国内 >> 今年你想吃什么馅的月饼?
详细内容

今年你想吃什么馅的月饼?

时间:2021-09-21     【转载】   来自:中青评论
文章内容

中秋将至,月饼又登了场。据说今年月饼的“内卷”程度空前,有隔着屏幕都能闻到味儿的臭鳜鱼月饼,有“饼治百病”的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员工特供月饼”,还有各大博物馆以《千里江山图》、《三绝图》和苏轼名作等为灵感的文创新品。选择太多,估计现在的孩子都会挑花眼吧。

image.pn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我们小时候,苏式、广式月饼占领了多数市场,口味也总是老几样。因为选择有限,没有多少“谈不上喜不喜欢”的味道,好恶也就可以很分明:比如看到饼上大大的“五仁”二字便避之不及,满脸嫌弃;比如一度认为软糯甜香的椰蓉口味便是“永远的神”。

当然,小孩子的“最爱”是很难一直坚定的。没过几年,“永远的神”便降格为“一度的神”。先是爸爸出差,从各地带回的异乡美味冲击着我的味蕾。相较之下,椰蓉口味就显得有些乏味了。印象最深的,是一次在酒店礼盒里发现了蓝山咖啡风味月饼。虽然小小一枚,咖啡的香味却很浓郁。一口下去,椰蓉的“地位”便摇摇欲坠了。

多年之后我才明白,原来这背后也有商家的文字游戏:凡是在蓝山后面加上“风味”二字的,就必定不是牙买加那个著名的蓝山产区咖啡豆制成,而多半是由普通咖啡粉和植脂末调剂出的——那大概是我第一次掉入月饼厂家的营销套路。

后来读大学,前两年的中秋都是同室友一起度过,也就更加清晰地意识到了“中秋小饼”的地域之别。记得有一年,室友将家人寄来的云腿月饼分与我们。酥皮包裹下,云腿的咸香和蜂蜜的微甜完美融合在一起,随即化为简单直接的碳水快乐在口腔“爆炸”,从此打破了我对甜口月饼的绝对偏爱。怪不得汪曾祺在离开昆明四十年后,还念念不忘那云腿月饼“四两坨”的味道。

再后来,各大食品公司便开始一发不可收拾地大开脑洞,不但推出了珍珠奶茶、螺蛳粉、小龙虾等新奇口味,还开始大大挖掘起月饼的文化属性。近些年,不少博物馆也跨界出圈,把太阳神鸟金饰、大克鼎、三星堆面具等元素挖掘出来,“移植”到饼皮之上。

image.png

如此传播文化元素的方式当然足够巧思,因为很多时候,我们还真不会细致到注意那些镇馆之宝上的细节和纹路。这让我想到之前参观“宅兹中国”青铜器展的经历:一位老师隔着玻璃,饶有趣味地带几个孩子辨别铭文含义和兽首神态。那种认真的样子,让人觉得难得而可爱。

如今,这些细节可以随着亲友心意,化为手上的月饼被仔细欣赏,感受其间的历史文化意蕴。不过,文化感知是否顺畅,还要看月饼接收者的态度。若是拿到月饼后简单夸句“挺好看的”,发个朋友圈炫耀一下,随即几口吞掉,便是对设计者一番巧思的浪费了。

当然,能够轻松探索新奇月饼乐趣的,大多是未受思乡之情的干扰。记得几年前留学的时候,在纽约的中国城闲逛,恰好遇到一间港式饼屋。因为临近中秋,不由得产生怀乡之情,于是斥八美金一个的“巨资”买下那里的榴莲冰皮月饼。榴莲味道香醇,冰皮的清凉口感也足够讨喜,只是如此纯正的南方风味,实在与千里之外的山东记忆缺少交集。一口下去,是偏了味的乡愁。那一刻,我甚至开始想念起五仁月饼中青红丝的口感。

也许,当一个吃货开始怀念一种并不好吃的老味道,那便是乡愁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