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文体·娱乐 >>汉中 >> 《党的女儿》唱响国家大剧院
详细内容

《党的女儿》唱响国家大剧院

时间:2021-10-30     【转载】   来自:北京日报
文章内容

《党的女儿》剧照。

《党的女儿》剧照。

阴云密布的赣南大山里,高亢激昂的山歌冲天而起,老支书、田玉梅等8位共产党员昂然不屈地走向开满杜鹃花的刑场。敌人向他们举起了枪,英雄的鲜血染红了脚下的土地。大雨中,田玉梅死里逃生,她浴血悲诉,决心要与敌人战斗到底……

昨晚,国家大剧院版经典民族歌剧《党的女儿》再次回归。本轮演出延续了上一轮的原班人马,继续由中国交响乐团团长李心草执棒,1991年歌剧《党的女儿》原版导演之一汪俊执导,著名歌唱家雷佳、廖昌永、薛皓垠等领衔,国家大剧院歌剧演员队、合唱团、管弦乐团以及中央民族乐团的演奏家共同上演。

雷佳在剧中饰演核心人物、高尚顽强的共产党员田玉梅,她用唱演俱足的功底把田玉梅演绎得有血有肉。比如在全剧戏剧冲突最强的第六场,桂英牺牲、田玉梅掩护战友、带女儿英勇就义等情节环环相扣,田玉梅近8分钟的咏叹调“万里春色满家园”中饱含对孩子的殷殷嘱托、对故园乡亲的拳拳感恩,赢得了全场喝彩。

“我记得在第一轮首演时,一个二年级的小朋友看完演出后立刻写下了一篇作文,开头就是‘中国共产党不是随便建立的,多少烈士的鲜血铺就了道路’,我想这就是经典的魅力,它能经受住不同时代观众的检验。”雷佳说。仅仅相隔3个月,《党的女儿》便重回舞台,雷佳认为,“在庆祝建党百年的时节,这部作品更能唤起观众的共情和共鸣。它激发大家去回望伟大征程的艰辛与不易,同时也更加珍惜当下的幸福生活。”

  李心草:传承民族经典要从“小节”做起

“杜鹃花呀,杜鹃花呀,花开满坡满山洼呀……”伴着悠然哀婉的吟唱,舞台上,田玉梅慷慨赴死,决然的身影融进漫山遍野的花海;乐池里,李心草全神贯注,把乐谱翻到了最后一页。

这份厚重扎实的谱子,凝结着当代中国音乐家精益求精的态度和对前辈的满腔敬意。“从30年前首演开始,《党的女儿》中所有音符的严谨性就已经定格了。”李心草始终认为,复排传承经典,“守正”是第一位的。但随着年岁流逝,整理乐谱的迫切性越发凸显,比如,30年前还没有电脑打谱技术,“手写一部这么宏大的歌剧,不可能完全没有笔误。《党的女儿》又是集体创作,每位创作者都有自己的习惯,乐谱上的标记不太统一。”一代代演员各自有不同的处理方式,也会与作曲家们不断探讨、不断修改,很多内容虽然形成了书面记录,但没有在原始谱面上体现出来。

“类似的问题,在我们很多原创歌剧和民族歌剧中都出现过。”但遗憾的是,演出和排练时间往往相当紧迫,几乎没有人花大力气处理这些问题,“这直接导致很多作品的乐谱没有足够权威的版本,甚至有些原创歌剧的谱子一直没机会进行系统化的排版校对,几十年了还在用手抄稿。”数不清的指挥和乐团都在上面留下了修改的痕迹,再经过来来回回的复印,“毫不夸张地说,这些分谱拿到国外去演出时,已经变成天书了。”

本版《党的女儿》启动创排工作时,创作团队下定决心重新整理一遍乐谱。李心草主动请缨,由自己主要负责,经过王祖皆等原作作曲家的同意后,他带上助理,邀请音乐学院作曲系学生、国家大剧院钢琴伴奏等工作人员共同加入。“最初以为有个四五天就能做完了,但实际上我们用了两个星期。”小团队既参考了演员们的笔记,查阅了各种书面材料引用的“参考文献”,也仔细观看了前辈艺术家们留下的录像,“整理时,我们都觉得这个工作太必要了。大家判断,这部作品将会成为有史以来中国歌剧最完整的乐谱。”

今年7月,本版《党的女儿》首演之际,许多主演都参与了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文艺演出《伟大征程》,剧组的排练日程因此相当紧张,“当然,排练时,我们又会发现一些不太严谨的地方,但如果不是做了前期工作,排练效率一定会大打折扣。”李心草感慨。反响空前的首演大幕落下后,他还是惦记着谱子,又拿出几天时间校对了首演时遇到的问题。至今,小调整依然不断,从前不会用电脑打谱的李心草,现在已经用得得心应手,“以后只要有空,我会把总谱、分谱、钢琴谱一小节一小节再从头校对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