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旅游·美食 >>汉中 >> 一座汉风古韵城
详细内容

一座汉风古韵城

时间:2021-11-11     【转载】   来自:汉中日报
文章内容

一座汉风古韵城,半部两汉三国史。

汉地有灵气,人中有英杰。当年汉高祖刘邦被项羽从关中王改封为汉王,就靠此沃土休养生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迅速打下了关中地区,一统天下,由此才有了汉室基业。这里还诞生了“丝绸之路”外交家张骞,孕育了刚直雄烈的大汉诤臣李固,张良、韩信、曹操、诸葛亮、方孝儒、李自成等都在汉中留下了深深的足迹。

透过历史的迷雾,拨开一方水土背后文明轮廓和脉络的过程,就能读懂地域底色,尘封已久、鲜为人知的故事让我们看见了楚汉争霸的几度兴衰,感受到了三国鼎立的刀光剑影。

一代代英雄美人、王侯将相、文人骚客、贩夫走卒们像一脉水流,负载着青叶,流淌过时间,流到了江河宽阔处,最终融入大海,他们丰满了城市,又纷纷挥手离去,最后沉淀为独特的气质,成就了一方人情文化,这就是汉地的“灵魂”。

汉风不墨千秋画,古韵无弦万古琴。

世界上最浪漫的事,不是像李白一样,用寒光下酒,以皓月为伴,高歌吟唱、广袖飘飘;不是像庄子一样,身如不系之舟,遥想北冥之鱼,化作拥有垂天之云般翅膀的大鸟,在天地间翱翔;也不是像成吉思汗一样,用铁骑征战四方,以马背横扫天下,不破楼兰终不还。

而是在峻峭的精神高地,透过光华满目的现代文明,赏千秋青山花含笑,听绿水无声鸟作歌。

苏东坡说:江上之清风,山间之明月,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

陕南若有十分美,九分便在汉中城。这是巍巍天汉的丰腴之地,风姿绰约;这是文人墨客笔下的梦里水乡,温婉灵动;这是烟雨朦胧中撑着油纸伞的邻家姑娘,清秀绝美。

气度悠悠的汉式阁楼是她的风骨,传承千年的汉朝文化是她的灵魂,风骨与灵魂塑造了城市千百年来不变的整体格局,孕育着冠绝陕南的独特风光,摹画着沃野千里的水墨丹青,弹唱着经久不衰的富足繁华。

汉楼留后世,汉人著千秋。

如果说鹳雀楼是王之涣面前的“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黄鹤楼是崔颢眼中的“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岳阳楼是范仲淹心里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天汉楼便是一颗镶嵌在江畔的明珠,是城市的精神地标。

汉地是根,汉风是魂,天汉楼的坐落给汉中带来了古城与新城、自然与人文的撞色元素。巧夺天工的仿汉技艺,在雕梁画栋间展示出时间的宽度与生命的厚度,历史与现代完美的耦合在一起,不做选择和取舍,但有包容和协调,凝练还原了至臻至美的汉世风华。千里汉水是中分两岸的温柔一撇,天汉大楼是雄踞半城的阳刚一捺,青山碧瓦映江水,双面秀城和不同,屋檐高翘的仿汉楼阁与对岸林立的现代建筑交相辉映,显得绝世独立,却又和光同尘。

夜晚,从楼阁望向连接两岸的龙岗大桥,一江浮光掠影的灯火仿佛光影艺术品,这一笔浓墨重彩向世界诉说着汉文化守护者虔诚宁静的内心永远潜伏着一种千年不疲的精神境界。光影和夜景让人感受到城市的温度,体会到斑斓古韵独特的魅力与气质。

江山如画,直与天地争春回。

千年一座城,记得起历史沧桑,看得见岁月留痕,守得住文化根脉。三十三万汉中儿女血脉中涌动的是巍然前行汉人气概,骨子里根植的是风华绝代的汉世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