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精彩县区 >>留坝县 >> 寂静的老街
详细内容

寂静的老街

时间:2021-12-25     【转载】   来自:汉中日报
文章内容

秦岭南麓,紫柏山下,有一座云顶之上的袖珍小城,这便是山城留坝。

小城像一只木船,静静地泊在长约4公里,宽约1公里的两山相夹的川道里,蜿蜒而清冽的北栈河则日夜不息地从船底流过。说它在云顶之上,是因为县城所在地海拔940余米,在陕南秦巴山区各县城中海拔最高,太平山半山腰的云朵随风飘过县城,较高的楼房房顶偶尔会冒在云层之上。说它是袖珍小城,1764年在北依太平山、南临北栈河处设立留坝厅,城垣之内面积不过10亩,城内只有衙门、府库和监狱之类机构,无一户居民。即便是今天,城区的居民也不到8000人。说它是“古城”,其实自设“厅”以来只有250多年历史,直到1913年才去厅设县。古城在上世纪60年代被拆除,现在,在新立的“留坝厅故城”的石碑边,有一残垣断壁,供人游览和凭吊。那“老街”呢?恐怕历史比古城更短。“老街”不到1公里,乾隆年前期,它只是从凤县到汉中的古“连云栈道”上的一段路而已。有了“城”以后,居民临路筑舍,渐渐形成了具有南方特色的民居。现在的“老街”,是经2012年提升改造,蝶变成为错落有致、古色古香的“老街”,成为游人到留坝必去之处的网红打卡地。

晚上8点,我步出留坝宾馆,先往东走,再折回往西去。手机显示此时的室外温度摄氏3度,大山里有一种穿透肌肤的寒气,让人觉得更冷,不由得将上衣拉链拉到脖项,再拢起衣袖。老街西高东低,随山就势,并不端直,宽处丈余,窄处仅六七尺。街面用长短不一、凿得方正的石条铺就,古朴而厚重。街北面有一条小水渠,宽度六七寸到一尺宽不等,清清的水,缓缓地流,给老城平添几许活力和灵动。高低不一的民居,每一层都挂着几只草书“老街”的宫灯,每隔几十米,还像拉横幅一样,横挂一排灯笼。看得出,有的灯笼里接的是灯管,有的是灯泡,瓦数不一,因而有的灯笼是暗黄色,有的则显深红色,还有的呈浅白色。灯笼挂得密集而错落,整条街灯火通明,宛若一条红黄的火龙。街西头有一个高大的仿古牌楼,面西的横额上有“老街”二字,草书秀气,潇洒灵动;面东的横额上是“秦风蜀韵”四个大字,篆体书就,庄重守正。夜虽不深,但家家关门闭户,街面空无一人。我独自走在街上,没有风声,没有虫鸣,也没有犬吠,静得出奇。对于一个刚刚离开喧嚣的都市人来说,这是留坝人送给我一份厚重的见面礼!我便肆意地东瞅瞅西望望,不放过这条老街与别处老街细微的差别。街头雕塑的小品,是山民生活的生动写照:烧烤炉上,似乎不是常见的牛肉串、羊肉串,而是一只囫囵的香菇;壮汉放下担子,手掩嘴巴,好像隔梁叫卖山货。这里的美食品类繁多、兼具南北:“长安黄酒”的旗子在灯光下照耀下泛出金黄色的光。有经典美食“八大碗”,有腊肉猪蹄、农家蒸菜、家常小炒、时令野菜等,山味珍馐,不一而足。

这里传统与现代共生,过去与未来并存:“留坝县供销社”6个大字中间,金黄色的五角星熠熠生辉;“发展经济,保障供给”8个大字镶嵌在大门的两边,不禁让人想起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手持票证、排队购物的情景,而“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巨幅标语,依然让人心情激动。一块“留坝特产淘宝网店”标牌上,刻着“电子商务示范店、参泰合作社、第一门市部”字样,把现代营销方式与传统经营模式融为一体,看来,这个小店已经搭上了信息化的快车,与外面的世界有着无限的连接。这里文风昌盛:在一座高大的牌楼上,“临池不辍”4个大字跃入眼帘,可见此地尚书重文由来已久;到处类似“走正道人丁有声,下苦功鱼跃成龙”的劝学励志对联时有所见。特别是“留坝书房”,置图书于宾馆里,大厅内,走廊边,楼梯旁,放满了图书,在读书角,摆放了沙发、小圆桌。我曾在这里住过一宿,享受了“闭门读好书”的人生之乐。

楼顶射灯,向一段略显暗黄的街面打出白色的问候语:“我在留坝 你在哪里”,特别具有视觉冲击力。相信每一个看到它的人,都会被这条标语所召唤,都会产生立马动身、说走就走的冲动。

农历的冬月初九,一轮明月,挂在城南苍穹,似乎能看到月中扬起的斧头和横斜的桂枝。我移步到桥边,望着皎洁而尚未圆满的月亮,思绪便毫无边际的漫涣开来:当年萧何也是在这样的月光下,于寒溪边追上韩信,由此成就了“若非寒溪一夜涨,焉得汉室四百年”的佳话吗?张良是否像传说一样,在这样的月光下参出了“用舍随时无分限,行藏在我有穷通”而功成身退、成为“英雄神仙”吗?月光是否也曾照着木牛流马、夜出褒斜,北伐中原?还乡途中,赵贞吉在此发出“君不见京洛红尘多更深,英雄着地皆平沉”的感慨时,也有明月相伴吗?烽火连天的抗战年代,周恩来、陶铸曾披星戴月,日夜兼程,一个南下重庆,一个北上延安,他们在留侯祠边发出浩叹或抒发感怀时,是否也举头望月,以壮胸次?

留坝自古为川陕咽喉,南北锁钥,陈仓、褒斜、连云三条古栈道,穿境而过,涧深关险。过往多为赴任赶考、谪人商贾、山盗兵卒,鲜有行人。上世纪30年代中期,254公里的宝汉公路开通后,“噫吁嚱,危乎高哉!”的叹声才被山风荡去。从前,我们从西安到汉中驱车走316国道需要整一天,午饭或在凤县或在留坝。姜眉路开通后,去留坝时间大为缩短。银昆高速全线贯通后,从西安出发上连霍高速,再转银昆高速,3个小时车程便达留坝。如今水泥路通村达组,一条崎岖蜿蜒38公里最美乡村公路,在深秋季节,五彩斑斓,极为壮美。全县森林覆盖率达92%,成为绿色的海洋,天然的氧吧。以山水自然景观为主、特色鲜明的众多景点,辅之以清新的空气、优美的环境、便捷的交通、高品质的民宿,使这个生态名县,一跃成为旅游强县。一颗遗落在秦岭深处的明珠,被时代的春风拂去蒙尘,必将发出夺目的光彩!(李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