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精彩县区 >>佛坪县 >> ​佛坪又登央视!野外拍摄16年 裴竟德用影像保护自然
详细内容

​佛坪又登央视!野外拍摄16年 裴竟德用影像保护自然

时间:2022-01-05     【转载】   来自:央视网
文章内容

陕西秦岭,中国地理南北分界线,得天独厚的生态让这里成为一座天然植物园,这里是大熊猫、朱鹮、金丝猴等珍稀野生动物的家园。置身其中的佛坪自然保护区丛林茂密,裴竟德正艰难穿行,寻找着一位老朋友的踪迹。

环保志愿者 野生动物摄影师裴竟德:发现熊猫粪便,前面还有一堆。熊猫应该就在附近,压断枯树枝的声音会惊扰到它。

佛坪保护区的大熊猫种群密度全国居首,大约每2.5平方公里就有一只,可要想拍到它们,却没那么容易,这次裴竟德找了四天,才终于见到了久违的“老朋友”。

环保志愿者 野生动物摄影师裴竟德:这只熊猫我已经跟踪了好几年了,它不是太怕人,可以比较近距离地拍摄。现在的保护越来越好,有些熊猫甚至跑到附近的农家去。

作为野生动物摄影师,裴竟德的使命是通过影像让更多的人关注环境,同时也为生物多样性研究提供更多一手资料。

环保志愿者 野生动物摄影师裴竟德:我用镜头对准自然和野生动物,是源于2005年,我在秦岭的深处拍到了一场金丝猴母子的生死情的故事。一只金丝猴妈妈抱着已经死去五天的小猴,非常的悲痛。野生动物跟我们人类一样,也是有情感、有尊严、有智慧的。这件事情也开启了我的生态摄影之路。

寒来暑往,2021年已经是裴竟德野外拍摄的第16年。

初春的秦岭依然白雪皑皑,一年一度的大熊猫“比武招亲”如约而来。用两件迷彩雨衣搭起掩体帐篷,裴竟德早早守候在了一只雌性大熊猫的附近。

环保志愿者 野生动物摄影师裴竟德:简易的掩体帐篷就是四面透风,地形非常陡,人稍微一松劲就朝下出溜儿。我就在斜坡上面挖一个坑,保持稳定,这种状态非常非常煎熬。一天,两天,三天,终于拍到了激动人心的画面。

雌性大熊猫爬到树上,将爱情的气味散发出去,附近的雄性大熊猫争先恐后地赶来,聚集在周围。雌性大熊猫时而默默观察树下的动静,时而“梳洗”打扮,俨然一位待嫁新娘。三天后的月夜,真正的较量开始了。四只雄性大熊猫拼得山摇地动,嘶鸣声响彻山谷,整个决斗和交配过程持续了五个多小时。这段视频也成为目前拍到的较为清晰和完整的秦岭大熊猫交配影像,为野生大熊猫生存繁衍研究提供了重要依据。

2021年,试点四年的大熊猫国家公园正式挂牌。跨越陕西、四川和甘肃的保护区对大熊猫和其他野生动植物有了更完整、系统的保护。多年扎根秦岭深处的裴竟德,也已把这里当成了第二个家。他见证了秦岭地区森林植被覆盖越来越广,珍稀动植物越来越多。

环保志愿者 野生动物摄影师裴竟德:秦岭大熊猫野外遇见率越来越高,最多一次我同时遇到了六七只恋爱中的大熊猫。

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裴竟德另一个每年必来的地方。这里自然条件恶劣,却是野生动物的天堂。冬去春来,2021年夏天,卓乃湖水草丰美,数万只雌性藏羚羊从青海三江源、西藏羌塘、新疆阿尔金山长途跋涉,来到这里产仔。为了不打扰它们,每天凌晨四点,裴竟德克服高寒缺氧带来的头昏乏力,从五六公里外的宿营帐篷里爬起来,赶在天亮前钻进掩体。

环保志愿者 野生动物摄影师裴竟德:我曾经有一个掩体是挖在湖边,底下渗出的水基本上到鞋面了,待上一天以后腿肚子很冰。我拿了一个铁皮桶,所有的东西放在铁皮桶里,然后坐在水桶桶沿那,也非常难受。就看着那个掩体开的小口,你只要慢慢地融入其中,你就不会感觉到寂寞,最多的时候一次20多天,就是为了守候藏羚羊。

大自然给予裴竟德的考验远不止这些,在可可西里,意外和险情每一秒都可能发生。他曾遭遇过车陷沼泽五天四夜、被野狼跟踪,棕熊半夜来访,险象环生,甚至几度命悬一线。

环保志愿者 野生动物摄影师裴竟德:有一阵那个棕熊基本上每天都来,围着我的帐篷呼哧呼哧地转,我睡个对角线,脑袋上面还垫一个大的器材箱,我想它要万一一巴掌拍下来,我脑袋首先不会被拍伤,失去神智。

不过,在裴竟德看来,这些年自己也收获了常人无法企及的快乐。往返于秦岭和可可西里之间,裴竟德十多年间行程近10万公里,他是全球首个拍到藏羚羊野外分娩全程的人。

环保志愿者 野生动物摄影师裴竟德:跟野生动物近距离去相处的这种感觉,特别美妙,这也是我这么多年拍摄野生动物的一个动力源泉。

曾有人一度质疑青藏铁路的开通会惊扰野生藏羚羊,而裴竟德用真实的影像证明,在中国,文明与自然能够和谐相处。

裴竟德发表在国外媒体上的作品,也让世界见到了我国为生态保护作出的努力。2021年6月,他参与拍摄的纪录片《国家公园:野生动物王国》登陆央视,并在全球190多个国家和地区播出。现在,裴竟德正在为秦岭大熊猫自然电影拍摄忙碌着。

53岁的裴竟德说,自己不会停止拍摄,他要通过镜头,继续讲好人类和动物朋友们的中国故事。

环保志愿者 野生动物摄影师裴竟德:十多年来,我亲眼见证了生态环境越来越好,生物多样性越来越丰富。影像本身也许改变不了自然,但它能引起人们的关注。我会继续拍下去,用影像保护自然,让更多人参与保护我们的生态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