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环保
  • 男人的情书

      书信的艺术逐渐沦丧,尤其是情书,尤其是男人写的情书。  书信的功能似乎在不断递减。这一方面是由于有更便利的通信工具,另一方面未尝不是因为,单凭一封信或几封信已难以办成任何事——办事得依仗名厨的手艺、名花的笑靥、名人的权势和名产的身价。书信,末也。一切书信都失去了原有的隆重。在这个大形势之下,情书自不易保持良好的水准。  再从收信人的一方面来考察,人们似乎愈来愈不尊重文字,愈来愈不相信文字。一封信可以打动高官,使他兴利除弊;一封信可以打动美女,使她芳心暗许;一封信可以使自己得官;一封信可以使别

  • 外婆的世界

      外婆跟着我时,总是白白胖胖,慈眉善目的;跟着我妈时,整天看上去苦大仇深的。但这怎么能怪我妈呢?我妈家大业大,又是鸡又是狗又是牛的,整天忙得团团转,哪能像我一样专心。  在阿勒泰时,我白天上班,外婆一个人在家。每天下班回家,一进小区,远远就看见外婆趴在阳台上眼巴巴地朝小区大门方向张望。她一看到我,就赶紧高高挥手。  后来我买了一只小奶狗(就是赛虎)陪她。于是每天回家,一进小区,远远就看见一人一狗趴在阳台上眼巴巴地张望。  我觉得外婆最终不是死于病痛与衰老,而是死于等待。  每到周六、周日,只要

  • 再见青春!

    病痛缠身的晚年如此纠结  透过《告别的仪式》这扇窗,我惊讶地发现:萨特的晚年竟如此纠结——他努力扮演自己的角色,可面对角色中内置的冲突,又感到无所适从。在媒体面前,萨特会装潇洒,表示对自己的一生很满意,感到“幸福”;可在私下场合,他又常呈现出孩子式的脆弱。  击垮萨特的,是不被他重视的肉体——比如视力丧失(近乎全盲)。  1974年,69岁的萨特已经几乎无法阅读和写作,这让他陷入焦虑中,以至于“平时不爱生气”的他听别人提起看到了什么时,会说:“别显摆您的好眼睛了!”让-保罗·萨特  黑暗让萨特抑郁,他说

  • 爱情的餐桌

    爱情从餐桌上开始,也在餐桌上消逝。  第一次约会,总是离不开餐桌。也许是两个人一起吃的一顿晚饭,也许是一杯咖啡,也许是喧闹酒吧里的一杯鸡尾酒。  这样的第一次,我们总是努力展现自己最美好的一面。  从此以后,我们在餐桌上共度无数时光。  当然并不是每一次都快乐。有时我们会吵嘴,然后赌气,一句话也不说。  我记得我在餐桌边流过不少眼泪。  但是,明天的明天,我们还是会一起吃饭,忘了流过的眼泪,忘了上一次为什么而争吵。  直到有一天,我们不再相爱,一起吃的最后一顿饭变成最后的晚餐。  要是我们无可避

  • 索贿81万元、组织他人非法采砂 汉中一派出所原所长被判刑15年

    8月21日,城固县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人梅某犯贪污罪、受贿罪、徇私枉法罪、非法采矿罪一案公开宣判,判处被告人梅某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75万元,没收非法所得。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梅某在担任西乡县公安局城内派出所所长和经侦大队大队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在办理一起涉嫌洗钱罪案件中,将30万元涉案款据为己有用于购买车辆;为请托人帮忙办理“河道采砂证”,谋取不正当利益,索贿共计81万元。在办理一起非法拘禁案件中多次阻碍案件查处,包庇犯罪嫌疑人逃避刑事追诉,使其继续危害社会;在明知没有采砂许可证的情况下,组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