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文体·娱乐 >>汉中 >> 刘亦菲下凡,比以前更好看
详细内容

刘亦菲下凡,比以前更好看

时间:2022-06-05     【转载】   来自:凤凰网娱乐
文章内容

《梦华录》开播前,热度就居高不下。

大多围绕女主角刘亦菲,先是时隔十多年重回古偶,又是在剧中披麻袋。

这些讨论都在强调同一个信息:刘亦菲在这部剧里美,很美,真美。

昨天正片上线,我一口气刷了八集。

结论是,美的确美,惨也是真的惨。

刘亦菲演的赵盼儿少时因家道中落,贬入贱籍。

十六岁脱离苦海归入良家,开了间茶铺,成了远近闻名的卖茶西施。

出场时身着素衣,头发高高挽起,梳成简单的样式,点缀着两三枝发簪。

赵盼儿撑着竹筏在春江绿水中缓慢前行,身后是白墙黛瓦,身前是影影绰绰的桃花。

镜头拍过芦苇丛,荡漾波纹,船头的桃花,由远及近,最终停在赵盼儿的脸上。

拍美人的方式很多,最常见的是借由旁人之口夸赞,简单直接。

《梦华录》则把人融于景,让镜头语言代替角色语言,美人美景相得益彰,不用台词也能让人心领神会。

赵盼儿不仅面容姣好,还身段优美。

给客人倒茶,不是凑近了对准倒,而是站得离桌子半米远。

左手背后,右手高举茶壶,身体微微下蹲,但背部依旧挺直,整个人就着这种姿势将茶隔空倒入杯中。

这么看,刘亦菲演这个角色的确合适。

虽然在配角口中成了“乡野村妇”,但讲实在的,顶着这张脸,不用吆喝也能揽生意。

曾经身在贱籍的赵盼儿已然成为过去式,现在她是闻名钱塘的赵氏茶坊掌柜赵娘子。

出入茶馆的都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按照套路,赵盼儿此时应当专注搞事业,开启人生新篇章。

既然已经经历过风月场,那就得封心锁爱,男人什么的甩都不甩。

但《梦华录》没这么拍。

赵盼儿明明阅人无数,却还是不争气地爱上负心汉欧阳旭。

端茶倒水添饭,伺候了人家整整三年。

每日店铺开张,第一件事就是祈祷欧阳旭别再落榜。

即便两人已许下终生,赵盼儿也从未声张,理由是“读书人好面子”。

赵盼儿不算洒脱,不能坦然地面对自己的过去,甚至会替心上人感到羞愧。

不够正确,但够真实,也够聪明。

赵盼儿一头扎进了爱情的同时,不忘留个心眼。

配合男方不官宣是一回事,为自己的未来考虑是另一回事。

欧阳旭赴京赶考,她在老家买好地。等到男方考取功名后她就能直接嫁过去,从此改头换面,往事彻底翻篇,算盘打得叮当响。

除了两位贴心闺蜜,孙三娘和宋引章,没人知道这件事。

《梦华录》看得我有点意外,其中的女性形象塑造得颇为饱满立体。

赵盼儿居然能一心二用,事业感情两手抓。

在对象面前是满分女友,而面对闺蜜宋引章的烂桃花,她一眼就能看清对方心思不正。

宋引章是当地琵琶名手,结识了一名叫周舍的商人。

两人一见钟情,相识十五天就打算成婚。

听闻此事,赵盼儿如临大敌,顿时化身护犊子的老母鸡。

周舍小嘴叭叭地显摆自己家有多少商铺,多少下人,多少宅院。

赵盼儿扬起下巴,双手交叉,冷笑一声,毫不留情地打破好妹妹的粉红泡泡。

摆事实——“你年纪还小,又一心扑在琵琶上,不了解人情世故”。

讲道理——“一个走南闯北的商人,什么美人妖姬没见过,怎么就对你一见倾心?”

如此慧眼识人的她,聊到自己的心上人时还是忍不住犯傻。

欧阳旭考中探花后悔婚,赵盼儿伤心欲绝,难过完了又念起对方的好,相信他另有苦衷。

我原本想吐槽赵盼儿太过天真,但听到她那句“我不相信自己看男人的眼光,怎么差到这种地步”,一下子就理解她了。

比起心上人的背叛,她更接受不了自己错信他人,导致三年青春喂了白眼狼。

毕竟在这段感情中,赵盼儿的沉没成本远高于欧阳旭。

所以欧阳旭能够轻易放弃,而她做不到。

就算放弃,也要找出真相,搞清自己究竟有没有看错了人。

所以她毅然决然,“哪怕死在路上,也不后悔”。

赵盼儿初到东京时的画面令人印象深刻:

镜头从她的目光出发,拍过漫天孔明灯,拍过船上耍火的卖艺人,拍过街头络绎不绝的人群,拍过灯火通明的东京夜景。

最后定格在花影婆娑间赵盼儿的身影。

她喃喃道:欧阳旭,你在哪儿。话音未落,整个人便昏倒在地。

这一幕真美,又真心酸。

旁观者笑赵盼儿傻,因为旁观者不是她。

观众看赵盼儿,就像赵盼儿看宋引章。

当我看到赵盼儿苦口婆心劝宋引章远离周舍,结果自己还是被欧阳旭哄骗时,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心生熟悉。

不少普通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每个人都能给别人当情感大师,恋爱大明白。

但轮到自己上场,此前讲给别人的道理十有八九都被抛之脑后。

所幸赵盼儿能够及时止损。

当听到欧阳旭要纳自己为妾,她愤怒至极,失望至极,当场拂袖而去。

《梦华录》讲三个女人搞事业,但没有用爽文开局。

它反其道而行之,让她们仨先摔个狠跟头。

赵盼儿被负,孙三娘和宋引章则是一个被休,一个被骗。

孙三娘的丈夫与他人暗通款曲。

难产两日生出的孩子,认他人当娘。

带着一纸休书回娘家,结果娘家的房子都没了。

万念俱灰之下,孙三娘一心求死,还好被路过的赵盼儿及时救下。

宋引章不听劝,偷偷跟周舍私奔。

结果没过几天,周舍就原形毕露,肆意折磨宋引章,还把她囚禁在家,出门花天酒地。

正在赶路的赵盼儿听闻后,不假思索地前去救人。

三个女人,一个被负,一个被休,一个被骗。

明明也没做错什么,偏偏成了这副狼狈模样。

宋引章说:凡贱籍者,世代相袭,不得与良人为婚,不得自赎。

一入贱籍深似海,世世代代不得翻身。

或许宋引章一意孤行跟着周舍私奔,并非完全出于爱情。

而是为了逃离这种一辈子都不得自由的生活。

周舍于她,就像一根来之不易的救命稻草。

虽然不够好,但还是想尝试一次,万一成功了呢?

如果有更好的选择……可惜宋引章没有。

同样的,赵盼儿没有,孙三娘也没有。

她们生来是底层,是弱者,所以就算没做错什么,仅仅动了真情,也得付出代价。

幸好她们不是一个人,而是三个人。无论多大风浪,都有朋友在身旁。

三个在世俗意义上失败的女人凑到一起,开始抱团取暖,重新规划未来。

反正再难捱的日子,也能咬咬牙跨过去。

为了友谊,可以牺牲爱情。

就像赵盼儿为了帮助宋引章脱籍,不惜与欧阳旭撕破脸。

因为友谊,可以无条件信任对方。

就像虽然孙三娘和赵盼儿相隔甚远,但只要一声呼喊,她就能心灵感应般相助赵盼儿于水火之中。

最新一集中,赵盼儿三人被欧阳旭身边的小人赶出东京。

她们一起游街示众,一起接受世人的谩骂。

再互相搀扶着爬起来,走回去,一起从头再来。

赵盼儿三人就这样相扶相依,患难与共。

一人出事,另外两人必定全力相助。

有人所遇非人,那便合力救风尘;有人突发重病,那便悉心照料;有人遭人陷害,那便舍命相助。

所谓的女性互助在《梦华录》中不只是喊喊口号而已,能从三姐妹的对手戏中感受到她们真心对待彼此,互为依靠的情谊。

女性友谊坚韧至此。无论处境多么艰难,她们始终彼此扶持、互相欣赏,瞄准同一个目标,心怀同一个理想。

这种纯粹而真挚的友谊,甚至比爱情更为可贵。